英雄的颜色 [信天翁]

阴暗潮湿的囚室,对于两个人来说,果然还是过于空旷了吧。
阿鲁巴全心全意的将视线粘着在课题研究上,想要集中注意力,但是抱歉真的做不到…因为来自囚室里另外一人的视线质感,令他如芒在背。
“那个…西昂。”
“干嘛。”
“…'被视线刺的好痛'有这样的感觉什么…的,所以稍微想问一下,”阿鲁巴苦笑着,“那个…有什么事情吗…?”
如意料之中,西昂露出极度嫌弃的表情:“没有在看你哦?请不要自作多情啊你这垃圾?”
“对不起!!”
稍微的沉默后,西昂淡淡的开口。
“…就是稍微想了一下以前的事,觉得从认识之后你一直都是穿橙色上衣和绿色裤子啊。”
“…是啊,怎么?” 
“橘子一样的配色真是超--土啊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勇者桑还是泰然自若一点羞耻感都没有,很中意吗?真是恶心的审美观呢w顺便说一句囚服很适合你呢。”
"罗嗦!?"
“啊我并没有忘记啦,勇者桑一直都很恶心呢”
“给我忘记啊那个捏它!!?”
“你有对别人的记忆指手划脚的资格吗?!你这毫不犹豫对初见幼女下手的恶魔!!”
“呜哇啊啊啊对不起!!只有那个不要再提了啊啊啊!!!?”阿鲁巴感觉快要窒息。 
“…”
话题一时中断,这片空间变得安静起来。 
打破沉寂的是西昂的一声轻哼。
“别那么沮丧嘛,乱七八糟又土的颜色才是主角的颜色啊。” 
“西昂…你…” 看着似乎稍微有些害羞和感动完全没注意到槽点的阿鲁巴,西昂微笑着回应
“马戏哦。”
“可恶你这家伙…!” 
“但是啊,橘色和绿色都是明亮温暖的颜色”西昂打断了阿鲁巴的话,提起衣角笑着说:“不像我,都是阴暗的颜色呐。” 
“?…没有哦,你看,红色也是很明亮的颜色啊。”
“啊…是说这个吗。”
西昂抬手轻轻掩住了右眼,记忆里那一双殷红的眼睛,曾如同诅咒般附着在克莱尔身上,成为了自己的梦魇。而那段挣扎着的过去,溪水倒映出的受了伤的自己,杂乱的头发下一双阴冷的红瞳,涌出同色血液的伤口,脸色苍白宛如厉鬼.
“…并不是什么明亮的颜色,因为是血的颜色啊。”西昂自嘲的弯了弯嘴角,“是恶魔的颜色呢。”
阿鲁巴一愣之下,终于明白了西昂的意思,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才不是呢.” 起身离开桌子,阿鲁巴来到坐在床边的西昂面前,在西昂疑惑的眼神中握住了他轻掩着右眼的那只手,一边说着“才不是那样的说法”一边拉着西昂的手,轻轻的虚掩在了自己闭上的左眼上,再睁开的时候,黑色的眼睛已经变成了红色。 
“?什…”
“你看,红色才不是恶魔的颜色呢,红色啊,是英雄的颜色哦。”
阿鲁巴顺着西昂抬起的右手手指指缝,自然而然的十指相扣,一双异色的眼瞳满是真诚与笑意,空余的另一只手抬起,贴在西昂的脸颊边上,灿烂的一笑
“就像传说中的勇者一样呐!”
从被握住手的时候开始,西昂就一直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直到阿鲁巴说完才反应过来,脸上迅速浮起红晕,被触碰到的皮肤感觉一片滚烫.赶紧挣脱开来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是一拳。
“不、不过是区区勇者桑…!嚣张过头了吧!”
“咕噗!...才没有嚣张咧!我说真的!”弯腰捂住被力道不轻的一拳击中的肚子,疼的渗出眼泪的阿鲁巴仍努力的抬着头,看着面红耳赤的西昂喊道。 
“不管别人怎么说你怎么想!克莱尔西昂都一直是我的英雄!”
…迷之沉默中,西昂咬着牙似乎进行了激烈的思想斗争,才终于叹了一口气,将通红的脸转向一边,别扭着开口
“嘛…就算是个笨蛋…你也一直都是我的勇者啊…”
呆住的阿鲁巴看着西昂的表情心跳加速,什…什么啊那个表情…!
“好可爱…咕啊!”

 
评论
热度(17)
© 哎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