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优|直至春日,与你相遇之时(1)

※刀剑神域UW篇

※CP桐优

※原著向 

※私设颇多

※总算决定好了名字,名字取自我最喜欢的P主猫菠萝的一首歌,叫做ハルニキミト,非常好听。

———————————————————————————————
  我曾无数次幻想过脱出异世界under world后,要怎样面对肯定一直都在为我担心的亚丝娜,小直和诗乃她们,比如说帅气的举起右手,微微一笑:“呦,我回来了。”或者是干脆抛开面子哭喊着:“我好想你们啊啊啊啊啊——!”然后扑上去,总之就是充满感动和温馨的现实再会。

  但是,像是从黑暗的泥沼中被拖出来一般的,我挣扎着睁开了眼睛,虽然大概只是昏睡了十几天,但是那种深渊般的孤独感,却是消去记忆也无法抹去的,被铭刻在了灵魂上。

  我完全没有将视线投向围在我身遭欣喜喧闹的人们,甚至连有几个人,是谁都去没有注意,身心的疲惫,连长出一口气的欲望都被封印了。胸口尖锐的痛着,那似乎是压抑已久的感情。

  “优吉欧……”我哑着嗓子,低声吐出了一个名字。

  啪嗒,洁白的被单上染出了一个灰色的点,啪嗒啪嗒,然后,面前的景象就这样揉在了一起。

  回来的喜悦也不是没有的,抱着亚丝娜嚎啕大哭后,温暖的怀抱和怀念的体香让我心里的阴霾消散了许多,之后虽然还是有点不适应自己好久未曾活动的身体,但是消沉了几天之后,还是勉为其难的看上去像个正常人了。

  但是有时半夜转醒,看着朦胧的天花板,还是会生出这样的想法:这真的是现实吗?这幅景象,说不定只是UW读取我的记忆,然后将我最渴望看到的景象拓印到我的梦境里,其实我现在是在uw里某个不知名的小村庄的仓库里以糟糕的睡相酣睡,身边蜷缩着呼吸清浅的我的挚友优吉欧。

  但这幅景象才是我永远都无法再奢求的,真正的梦境。那个时候,优吉欧含着笑容,闭上眼睛在我的怀里消失了所有的生机,这比任何现实都要真实。

  无意识地对着身旁说着早安晚安,无意识地买下的双份的商品。无意识地转过脸去找寻他的身姿。

  理所当然的,身边只有空气而已。我也只能将嘴角的笑容压下,将悲咽咬着牙吞进喉咙。

  为什么不让我忘了……为什么……?

  却又常常在呢喃过后狠狠的厌恶起自己。

  若是连我都忘了……又有谁还会记得?若是连我都忘了,又有谁能记得他的笑容啊!

  抱着不能让亚丝娜他们担心的心情,劝自己说优吉欧也不会希望自己沉沦下去。

  与他共同度过的过往浮于眼前。

  我真的真的,好想再见你一面啊,优吉欧。

  艾基尔的店几乎已经成为大家的据点了,女孩子们谈论着新上市的甜品和可爱的装饰品,时不时惊叹一下艾基尔又有精进的手艺。克莱因豪爽的干掉一大口啤酒,看上去很容易联想起公司年会上的年纪一把的大叔。

  我晃着杯里的汽水,将一切纳入眼中,感受着辛辣的汽水一层一层滚过喉咙。擦了擦嘴角,拎起黑色的背包,我看着热络的吧内开口:

  “抱歉……我先走一步。”然后像是没有注意到突然静下来的空间一般的,走出了门外。

  冰冷的空气一下子覆盖了我的全身,后方响起的推门声和呼唤让我停下了脚步。

  “喂,桐人。”有一只手搭上了我的肩膀。

  是克莱因。

  “……有事吗?”

  他的眼睛里,有着隐忍很久的情绪。像是在犹豫,措辞一般的,他哑着嗓子开了口。

  “……你这家伙,总算是命硬,活着回来啦。但是啊桐人,虽然我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就算问你,你也只是摇头。你刚醒来的那段时间,脸色看上去真的很可怕,死气沉沉……可恶,我到底在说什么啊?总之啊桐人,虽然你现在看上去正常一点了,偶尔也会笑笑,但是、但是啊,你还记得吗,SAO的时候,那年的圣诞节,你拼了命的拿到复活道具,在那之后,那时候你绝望的表情,我永远都忘不了啊……现在……”

  啊啊,没错,那时候,克莱因也是露出了与现在一般无二的表情。

  “你的眼神……你的眼神和那时简直一摸一样啊。”

  我默默地听完,轻轻地挣开肩膀上的手,迈开了步伐。

  “抱歉啊……克莱因,让你们担心了。”

  “别干傻事,别干傻事啊……桐人……”

  一如那时候的。

  “活下去,你一定要活下去啊……桐人……”

  似乎想了很多琐碎但是又乱七八糟的事,或许也只是毫无感情的盯着路边上的石子和从旁边围墙伸出来的枯萎的藤蔓吧,总之就是这样恍恍惚惚的回了家。

  拉开大门,在玄关处脱下鞋子,缓慢地吐出一句话。

  “……我回来了。”

  没有回应是当然的,这个时候姑母应该在上班还没有回来。

  清冷寂静的室内,只有空调发出轻微的“呼噗”声。

  不由自主的又想起来了呢,那家伙。

  如果是回到上级修剑士的宿舍里的话,优吉欧一定会微笑着看向我,对我说“欢迎回来。”的吧。

  ……好痛。

  但是,从空虚的内心,干涩的眼睛里已经什么都溢不出来了。

  我无力的倒在床上,将视线投向了摆在桌子上的电脑,上面已经积了一层薄薄的灰尘。不由自主的嘲笑起自己之前明明是个离不开网络的neet,这是要退圈的节奏吗。

  慢着……等等,那是什么?

  视线不由得被桌子上一个小小的包裹所吸引,没有见过的大小?大概有10*10cm左右的容积……没有印象。

  缓慢地坐起来够到包裹后又大力倒回床上,随意地翻看了一下,上面贴着一张便签:“是哥哥的包裹。”是小直的字样。

  最近我没有购买过什么东西啊……抱着这样的想法我拆开了包裹,一张看上去A4大小被折叠起来的纸啪嗒一下就砸在了我的脸上。然后隔着纸有什么疑似正方体的电器?也掉落了出来,距离够近所以不是太疼,但我还是微微皱起了脸,细细看了看这个黑色的小匣子,上面只有一个终端接口,还有就是一行代码。

  NND7-6361

  ……?感觉似乎在哪里见到过。总是还是先看信吧。

  将A4纸打开,复印体工工整整的呈现在我眼前。室内昏暗的光线使我眯上眼睛费力的看去,其中写的内容令我的头皮瞬间炸开,我听见我的喉咙发出了很滑稽的的呻吟,也感觉到自己的手颤抖的差点握不住这张纸。

  呆住两秒后,我狠狠地咽进一口唾液,抓起小匣子几乎连滚带爬的离开了床,期间甚至还差点被自己绊倒。

  但是顾不上这些,我跌跌撞撞地坐在电脑前,反复地按着启动键,开机速度一直很快的电脑此时的速度此时却显得无比漫长。焦躁地捏紧座椅的扶手,在屏幕亮起的一瞬间就飞快的扯过边上的连接线,却因为颤抖怎么都对不准小匣子上的接口。

  接上啊……接上啊!我想要见到他啊!

  但是在插头和插孔契合到一起,电脑因为接入硬件发出提示的一瞬间,意识到什么的我如坠冰窟。

  撒下谎言的我……还有去见他的资格吗?
                            
—tbc—

 
评论
热度(57)
© 哎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