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优|直至春日,与你相遇之时(3)

※刀剑神域UW篇

※CP桐优

※原著向 

※私设颇多

※总算决定好了名字,名字取自我最喜欢的P主猫菠萝的一首歌,叫做ハルニキミト,非常好听。
———————————————————————————————

  “啥?!等……哈?!欸?!”优吉欧的脸上露出了因为极度震惊而变的滑稽的表情,看着对面的我哭丧着脸,他还是稍稍平复心情看着我示意我接着说。

  “优吉欧,之前和最高祭司战斗的时候你一定对我们之间的对话感到费解吧。你听不懂也不奇怪,因为那并不是关于你的世界的谈话。”

  “虽然我知道你一直都很信赖我,但是你应该隐隐察觉到了吧。”我面色沉重地看着优吉欧,他的表情变得更加更加迷茫和费解,皱着眉头似乎在努力从脑海里抽取大概已经变得乱七八糟的记忆,回答道。

  “嗯……嗯,桐人的确和其他人都不一样……怎么说呢……又不受禁忌目录的约束,又对一些生活的常识一无所知,甚至连对国家啊动物啊甚至连食物都表现出第一次见到般的新奇,还有那些荒唐的言论和想法,你可是百年中唯一一个反抗公理教会的人啊……虽然说大概是失忆的缘故吧,但我还是觉得哪里好像……嗯——不太对吧。”然后又换上了虚弱的笑容:“后来听着你和最高祭司的对话。感觉就像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一样呐?”

  不愧是优吉欧,完全正确,对此我苦笑着回答道。

  “嗯,没错。”

  “噫——!!”

  “我的确不是你们那个世界的人。而且我也没有失去记忆。”看着优吉欧一脸世界观崩塌怀疑自己听错的样子,我握紧他的手,恳切地看着他的眼睛。

  “真的是很抱歉一直都在隐瞒你……但是我不是有意要隐瞒的。因为这种事就连我都有些无法接受。”

  “接下来的事情你可能会更加无法接受,但我已经,不想再欺骗你了。不管你想知道什么,我会全部都告诉你。”大概是从来没有见过我这么沉重的表情吧,优吉欧脸上带着稍许紧张地看着我,绿色的眼睛里带着抗拒。

  “等、等等。”扶着额头皱眉闭眼,优吉欧头疼似得摇晃着脑袋,然后抬起头看着我:“你……打算告诉我了?关于你的事。”

  “嗯,不管是什么,只要我知道的通通告诉你。”

  “……那,你到底是谁?”

  “我是桐人,本名桐谷和人。”郑重地重新自我介绍后,我整理了一下思路,将一切娓娓道来。

  整件事要说清楚真是太困难了,我头昏脑胀的东拼西凑,才勉强的讲了个大概。整个讲述过程中,气氛沉默得可怕,刚开始的时候,优吉欧还会展现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开口询问一些我没有说到的问题,到后来,他几乎是沉默不语地低着头。表情看上去十分低落。这让我感到愈加不安,但是还是硬着头皮说了下去。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我当时从under world醒来,完全想不起来为什么会到这里……也有许多需要确定的事,对你说谎了真是抱歉。”

  优吉欧的眼睛被刘海所遮盖,但是还是能看见他紧抿的唇线和收紧的拳头,我做好了挨揍的准备。

  “这么说……我倒是真的是个怪物啦。”没头没尾的话让我楞了一下,还没有反应过来,优吉欧就再次开口。

  “我呢,其实是很害怕的。日复一日的砍树,回家,睡觉的日子,似乎我的人生里除了那次跑去找冰块,害爱丽丝被抓走之外就没什么起伏了。不过遇见你没多久后,这样的日子就结束了。”

  “啊,并不是在责怪你哦,虽然未来漂浮不定有点害怕但是我很高兴,对之后的日子也是心存期待的。”

  “那之后的旅途,和你在一起的日子真的很开心,每天每天都会认知到各种新的事物,我从来没有如此满足过。”

  “高兴的时候会想:太好了,桐人在我身边。”

  “害怕的时候也会想:没关系,桐人在我身边。”

  “不管是我拔剑砍断温贝尔的手臂,还是必须与公理教会对抗这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仅仅只是想象都会心生恐惧的事情,那个时候我感觉到自己浑身血液上涌,心跳的声音大到令人眩晕,我觉得我正在渐渐变成怪物,眼睛变得血红,嘴里也长出獠牙……我一度都要迷失自我了。但那时候你挡在了我身前……不管那一次你都用你的行动把我从绝望的深渊里拉出来,一次又一次的站在我的身边。看着那样坚定地守护着我的桐人,我告诉自己……”

  “桐人他也一定,和我一样感到恐惧吧,心里很痛苦吧,但他还是坚强地安慰我,如果我瘫软着双脚不敢面对,逃避责任全部让桐人来扛的话,那就太过分了。”他用手掩住苍白的面容,声音低哑似是来自深渊空谷的哀鸣。

  “甚至……甚至还有更加自私,黑暗的想法……”优吉欧抬起脸来,眼眶中溢满了泪水,露出看上去支离破碎的笑容。

  “桐人他……桐人他和我是一样的,就算我变成怪物……他也是和我一样的。”泪水从他的眼眶中滑出,语气也动摇地厉害。面对突如其来的自白,措手不及的我只能哑口无言地看着搭档颤抖着的身体。

  “同为怪物……桐人是绝对不会……弃我而去的……这样恐怖的想法几乎要把我的心吞噬了。”

  “明明都是我的错啊……明明都是我的错!”

  “我无法原谅有这样丑恶想法的自己……但还是忍不住这样想着……”

  “那时候就是这种丑恶的想法支撑着,我才没有崩溃……”

  “结果后来,我却主动放开了桐人的手,去追求最高祭司许诺的[虚伪的爱],根本不知道自己在逃避什么……”

  “我……背叛了桐人,也背叛了爱丽丝……我本是为了救爱丽丝才想成为剑士,千辛万苦来到这里的,结果最后我还是选择了自己。选择了让最没有资格逃避的自己……得到[爱]。”

  “逐渐沉醉于虚无的时候,我开始明白我已经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了,尽管后来听见桐人的声音而清醒过来,可是最重要的东西我已经拿不回来了。”

  “我,已经变成真正的怪物了呀。”

  “我知道我的结局一定是通向死亡的,三人相聚的时候,支撑我战意的不是能够相逢的喜悦,也不是想一起活下去回到最初的心情,而是我[必须为我的背叛付出代价]的想法。”

  “身体被斩断的时候,血流出来的时候,真的好轻松啊,虽然对让你感到痛苦这件事深感抱歉,但是我也知道了,桐人一直都是爱着我的,并没有因为被我牵连着杀了人,或是我的背叛而改变。”

  “可是现在你却告诉我,你不受禁忌目录所束缚的原因是因为就算死掉了也没关系,在另一个世界的肉体根本不会受到伤害。”

  “太过分了……这样的……”

  “像这样的话,认为桐人和我是一样的,而稍微感到安心的我,原来只是在自作多情吗……”

  “这样,像这样的话……因为已经明白了自己是被爱着的,亦或是也懂得了如何爱着别人所以就算死掉了……也没有关系的……像这样的想法……”

  “像这样的想法……简直就像一个笨蛋一样,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吗!!”大颗大颗的泪水从优吉欧低垂着的脸颊上滚落,像这样声嘶力竭的他,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被由内而外的恐惧和心里酸楚得想要落泪的疼痛包裹着的我,就连动一下也做不到。

  “不是的……”下意识的回答,也许又是逃避。我蠕动着嘴唇,但是马上又被打断。

  “那到底是为了什么啊!!对于沉迷于梦境之中的,我这个自以为已经得到了爱的怪物,将我从死亡之中唤醒,就是为了将这些足以将我梦境里美好的一切都粉碎的痛苦的事实告诉我,然后听我在这里对你大声嘶吼吗?!”

  “……不是的!!”我大声的否决着这些自卑到绝望的想法,不可思议地看向我的挚友,对面哭泣着的少年,亚麻色的头发和昔日温和的眉眼都显得十分遥远。

  “那到底是什么啊!你说啊……到底是为了什么啊……我明明……都已经死掉了啊……为什么要打破这个结局……为什么要结束这个美梦……我明明……是那么绝望的,义无反顾地接受了死亡……甚至连爱丽丝都……”像是将从爱丽丝被带走那一天起累计的疲惫,悔恨和痛苦齐齐地爆发了出来,优吉欧嘶哑的声音像是涂抹了最为孤独寂寞的毒药,尖锐的言语毫无保留地刺向我,我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焦虑躁动,阵阵发痛。

  “我!如果再重新回到那个时刻,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去的!那个时候没能阻止你,是我在那个世界中所做得最后悔的一件事!”

  “……哈哈。”他低低地笑了一声,却是无以言喻的悲戚:“死?就算在那个世界死掉,你的身体也不会有半分损伤不是吗?现在又在这里说些什么呢?还是说,对你来说,我还有可以利用的地方?”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利用你什么的,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我一直都……”

  “你一直都在欺瞒我,利用我,不是吗!?你难道不是想了解如何离开的方法,想要前往世界的中心,所以才竭力帮助想要去解救青梅竹马但是却被天职所束缚的我吗?!”

  “我……!”

  “因为我们是虚假的生命,因为是被你所在的世界的上级人类制造出来的玩具,所以在杀掉温贝尔后,你还能镇定自若地说出‘虽然和预想中不一样但总算还是目的达成’这种话不是吗!”

  “我没有!我的确是想着要离开那个世界没错,但是!我从来都不觉得你们是虚假的生命体!或是什么玩具!你们和我没什么不同,只是承载灵魂的容器不同而已!优吉欧你,一直都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温贝尔他们的摇光已经被污染了,他们和你不一样,他们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怪物!”

  “我可是挥剑了啊!向着人类!带着想要杀掉他的念头!你根本就不知道那种感受……我的理智告诉我不能违反公里教会的禁忌目录,不可以消减别人的天命!但是我的情感又告诉我杀掉这两个人渣,绝对不能向那两个肮脏的灵魂屈服!若是放任缇卓和萝涅在眼前被他们欺负,我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但是挥了剑所有的一切努力变成灰烬,我永远都无法变回人类!你明白我有多痛苦吗!?”

  我像是被击中了灵魂一般地愣在了当场,为期两年的生存游戏的记忆再次被唤醒,有许多人在道听途说,我的身边,甚至是剑下化为碎片,璀璨而又耀眼,却只能不甘的永远离开。最初在起始之镇付出的第一份信任差点以性命作为天真的代价,被性格扭曲的副官在水里下毒险些丢了性命,围歼微笑棺木时千钧一发的生死搏杀,冬夜里医院的大院,刺向我的闪着寒光的匕首和其后疯狂扭曲的脸。GGO中,钢铁废墟中环绕在身边梦魇般的死之呓语。

  被重重黑暗缠绕的梦里,我的手上沾满鲜血,怎么洗都洗不掉,我的耳中灌满惨笑,怎么逃都逃不开。

  所以,怎么可能不明白啊……怎么可能,不明白啊!

  —tbc—

 
评论
热度(35)
© 哎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