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优|直至春日,与你相遇之时(5)

※刀剑神域UW篇

※CP桐优

※原著向 

※私设颇多

※总算决定好了名字,名字取自我最喜欢的P主猫菠萝的一首歌,叫做ハルニキミト,非常好听。

———————————————————————————————

   

  爱丽丝根据桐人给她的地址前去见优吉欧的时候,正是当天傍晚,ALO继承了SAO的部分硬件与软体,天气系统也和SAO一样设计的十分逼真:橙红的夕阳将树木染上暮年的干枯色彩,深红色的土地嶙峋崎岖,似乎前不久还曾被兽蹄践踏,被剑气掀起,被鲜血侵染。爱丽丝耳边金戈铁马轰鸣,那末日之景与眼前的画面重合,血雾融进空气,三百年的平静就像是幻影,悲痛着,绝望着,为似乎永远都无法到来的明天和希望而战斗着,从天而降的神明们也轻易地死去什么的……真像是北欧神话里的那场旷世之战——

  “诸神的黄昏”啊。

  胡思乱想之际,天气已经再度切换了,暗沉的乌云浮起,将血色的太阳遮掩,最后一缕光线消失之后,电闪雷鸣之中,爱丽丝终于看见了目的地——独自立在森林之中的一栋木屋。

  暴雨倾盆而下,在被雨水彻底淋湿之前,爱丽丝加快速度降落在了木屋的屋檐下。

  看来应该没有出走。看着从窗口透出明黄色的光,爱丽丝轻轻敲响了木门。

  半响,门打开了,从缝隙里露出的毫无疑问是优吉欧的脸,他看见爱丽丝之后露出了些许惊讶的与了然的神情,点了点头拉开门请她进来。

  “啊……打扰了。”

  雨下的更大了。

  沉默半响后爱丽丝忍不住率先开口:

  “看见是我你好像并不是很惊讶……?”

  “为什么要惊讶?”优吉欧回答:“你的事情我已经从桐人那里大致了解了,而且会来找我的人在这里只有你们两个吧。”

  “然后……桐人他,可不会那样中规中矩的敲门。”

  爱丽丝偏头想想忍不住笑了出来,这的确不是那人的画风啊。

  气氛轻松了不少。

  “你是整合骑士爱丽丝吧?”

  “……抱歉。”

  “咦,最后变成那个样子也不是你的错,而且,桐人也不希望你消失不是吗?没什么好道歉的啦,虽然还是有些遗憾,但是没关系,最终也还是见到她了。”他笑笑,“这样就可以了。”

  本来已经做好了各种安慰鼓励失落的优吉欧副本攻略的爱丽丝,面对这个笑得温和的少年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那么,爱丽丝找我有什么事吗?”

  “啊,的确是有事。他拜托我来告诉你一些事,关于这个世界的设定。”

  “嗯,这样啊,请说吧。”

  冷静的态度,合礼的言辞……

  发生了什么事?优吉欧和桐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爱丽丝带着疑问,开始了冗长的讲述。

  “简单来说就是这样了,了解了这些大概就没什么问题了,毕竟我也才进入这里没多久,也只了解这么多而已,剩下的还是自己慢慢摸索比较有趣。”爱丽丝笑着说。

  “嗯,那就先这样吧。我可以问个问题吗?已经过去多久了,距离塔顶上的那场战斗?”

  “欸?嗯……换算一下时间的话,大概快两个月了吧?”

  “这样啊,谢谢。”

  “但是如果是指Under world的时间的话,搞不好已经过去上千年了吧。”爱丽丝扶着下巴。

  “欸?!怎么会那么久?!”

  爱丽丝看着明显被吓到的优吉欧,满意的点点头:“那可真是说来话长。”

  “是战争哟。”

  “战争……”优吉欧低声重复了一遍,这个词语本身就有很沉重的分量。

  “嗯,战争。”爱丽丝说:“我们在高塔上联手干掉了最高祭司,整合骑士在你们登塔的时候就损失了大半,守卫边疆的整合骑士也因为这个重大变故被紧急召回,山脉那边的黑暗帝国察觉到了帝国最强者最高祭祀的死亡,便在半年之后向力量薄弱的人界发动了战争。”

  “呜哇啊……”

  “但是战斗中出现了既不属于人界军又不属于暗黑军的——‘恶’的第三方,是桐人的世界中另一个国家的住民,怀着自私的目的在我们的世界挑起了战争。”

  “原来不是两国自发的战争吗?第三方?”优吉欧问。

  “啊?怎么,看你的样子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啊?他什么都没说吗?关于战争。”爱丽丝疑惑。

  “说是说了,但是是‘众多因素汇集战争爆发了,一番死斗之后误会解开双方冰释前嫌化敌为友。’这种程度的。”优吉欧苦笑。

  “……简单明了但完全摸不着头脑啊。”爱丽丝无奈。

  “嗯。”

  “优吉欧,桐人居住的世界里有许多国家,这些国家各有所长,互相牵制,虽然表面平和,但说不定哪天就会被微小的火星所引爆。在战争中能造成巨大破坏,影响战局的武器设计原理错综复杂电路交错,都是常人所不能驾驭的,就像是整合骑士的神器,一般人根本拿不起来。但是拥有才能的人比远比常人稀少,是很宝贵的资源,怎么能轻易让他们去冒险?”爱丽丝语速很快的讲完,为了将身体里的寒气驱逐一般地呼出一口气,看着虽然听懂了却不明就里的优吉欧继续说道:

  “人工智能,也就是人类所创造,制作出来的可以自主思考的生命——寄生在电路之中的冰冷生命,也就是我们。”

  优吉欧像是察觉到寒意侵袭一般的握紧了手。

  “优吉欧你,觉得我们为什么会被创造出来呢?”

  亚麻发色的少年脸色苍白,颤抖着嘴唇回答:“……为了减少人才损失,作为驾驭危险武器的替代品,吗?”

  “没错。虽然也应该有其他方面的运用,但这方面的研究会影响国际局势的发展应该是最为优先的吧。”

  “桐人他,没有告诉过我这种事。”

  “……”

  “事到如今,还是不肯告诉我真相吗……”

  “大概不是那样的……他怎么说?我们被创造的意义。”

  “协助人类工作,友好往来……之类的。”

  “……真是个温柔的人啊。”爱丽丝感叹。

  “那是他的愿望吧?不论创造者的初衷,是他本人的意志,他希望我们,人工智能作为生命,按照自己的意志活下去,与人类平等的相处,成为朋友。”

  “他不希望我们,厌恶他的世界。”

  “……”少年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消沉的安静。

  果然,只是强颜欢笑啊。爱丽丝想。

  “我明白的,但是……算了,你继续说吧。”

  “总之,‘恶’的第三方盗取了研发人工智能的组织对我们世界进行修正时使用的管理员帐号,也就是最高权力者——我们称之为‘神’的帐号。他们使用了暗黑帝国的最高管理者‘暗神贝库达’,对麾下的暗黑军团下达了开战的命令。整合骑士在调度之后也带领着训练了大半年的人界军投入战场。”爱丽丝说,“战争开始一段时间后暗之国部分种族的首领察觉到‘暗神贝库达’对子民的生死毫不在意而心生反抗之意,战局变得混乱,而且桐人的朋友——‘友’的第三方也使用‘神’级帐号,也就是‘创世之神丝提西亚’‘光神索鲁斯’‘生命之神泰拉利亚’前来相助,这些因素对暗之国的军队产生了极大的削弱,人界军渐渐占了上风。但是贝库达——我们还是太小看他了,他把uw的接入线路发布在网络上,以游戏测试和超强的逼真度吸引了一大批桐人那个世界的别国玩家,仅仅只是瞬间,就有几万玩家涌入,毫不知情的他们当然不会在意NPC,也就是我们的生死了,然后无差别的对暗之国军队和人界军,展开了残酷的杀戮。”

  “毫无人性,对吧?”爱丽丝说。

  “嗯……这种事……真的是太过分了……”优吉欧攥紧了拳,脸上交杂着恐惧与愤怒。

  “意识到这些人才是真正的敌人之后,部分暗界军与人界军奇迹般地联手了,但是,人数的差异是无法弥补的,虽然敌人也损失惨重……不,”爱丽丝嘲讽道:“对敌人来说,只有反馈给身体的痛感而已吧?只是完全没有生命危险的,游戏而已。尽管我使用新开发的神圣术给予了敌人极大的伤害,但也因此被贝库达发现并强制性带走。接下来的内容都是听其他伙伴说的,虽然他们也找来外界的朋友相助,但还是战败了,外界的‘友’被外界的‘恶’剔除出来集合到一起……”

  “稍微……等一下。”优吉欧突然出声打断,在听爱丽丝讲述的时候总有一种若有若无的违和感纠缠着他,而他现在终于意识到,那份缺失感来自于哪里了。

  “嗯?”

  “听你的叙述大家都在拼尽全力的战斗,但是桐人呢?以他的性格他绝对不会置之不理,绝对会是站在最前线迎接最强大的敌人才对,以他的强大也不可能毫无作为,他甚至应该是能左右战争走向的人啊……可是你却一直都没有提到过他,为什么?你们在战斗的时候,他在哪里?”

  “……这是个好问题啊,别急,我正要说呢。”

  “外界的‘友’被外界的‘恶’剔除出来集合到一起之后,他们甚至连一直在后方被缇卓,萝涅保护着的桐人也,带了过来。”

  “……保护?!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哟。”爱丽丝叹息,不等优吉欧再次询问就再次开口,“在塔上与最高祭司的一战,我从醒过来后看到的就是昏迷过去只剩下一只手臂的桐人和你那把断成两半的青蔷薇之剑,后来为了治好他我使用了十分高级的神圣术,虽然伤口都治好了血也止住了,就连我的右眼都因为庞大的空间力再生了,但他的右臂仍没有恢复,人也没有苏醒。”

  爱丽丝看着满脸写着震惊和担忧的优吉欧说:“最后虽然好不容易才让他睁开眼睛,但是那双曾经像是盛满了星光熠熠生辉的眼睛里,剩下的只有空虚。还活着,却没有灵魂……就像是那样的感觉。”

  “我带着桐人离开央都,回到我们的故乡卢利特,隐瞒了整合骑士的身份……不,应该算是舍弃吧,我的身份除掉整合骑士的话,就只是违反了禁忌目录的罪人,所以不被允许进入村子,我在离村子不远的森林里搭建了一间小木屋,拜托卡利塔老先生帮桐人制造了方便行动的椅子,嗯……是类似于外界轮椅的东西。我们就在那里住了下来,偶尔赛鲁卡会送些食物过来,我则是帮村里人干些力气活赚面包钱呢。”

  “然后就这样过了半年,他的右臂依然没有复原,身体也瘦弱的渐渐只剩骨头,但是我却毫无办法……”爱丽丝低着头抱紧身体,微微颤抖,“空有高端的神圣术却只能束手无策,真的很痛苦。”

  “但是我不想放弃,因为我也不止一次见过他眼神稍微灵动的时候啊。”爱丽丝抬起头看着优吉欧,“每当他看见你的青蔷薇和他的黑剑的时候,眼睛里的光芒都会让我觉得他要醒过来了。每当他抱着那两把剑的时候,表情看上去都充满了安全感,对于只剩本能的他来说,那就是整个世界了吧?”

  “尽管他失去了心,看上去只是任人摆布的木偶,但是不管怎么看,无论凝视多少次,我都会这样想着,啊啊,桐人他,是绝对不会放开那把剑的。”

  “也许我不太适合说这种话,因为我对你们之间的事完全不了解,也不知道你们心里的想法,但我想,他是真的非常非常,不希望你死。”

  “……我明白的,我明白啊。我知道,我全部都知道的……但是,那时候就是没有控制住啊,我不是怀疑他,也不是怀疑世界,我怀疑的是我自己,是我自己啊……被自我厌恶的心情淹没了,说了很多伤害他的话,其实我完全没有那么想过,我是很感激他的……他就像是我的太阳一样啊,我一直……”

  看着语无伦次的优吉欧,爱丽丝缄默了。女性的敏感让她察觉到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这个人的言语里充斥着的,甚至已经溢出的,那份感情——

  “优吉欧,你——喜欢桐人吧?”

                          —tbc—

 
评论(6)
热度(51)
© 哎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