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鲁罗斯】三日[3]

☞这是一篇点文

☞一章阿鲁罗斯 罗斯被魔物诅咒女体三天瞩目

☞题材略苦手但是很有趣,老夫也不想失约

☞脑洞不全面BUG满地走

☞越来越长

☞随意拍打
————————————————————————————

    虽然是荒郊野外的背景着陆点,但是这里离副本[?]村却近的离谱,饥肠辘辘的在逃犯勇者阿鲁巴已经闻到村民烹煮食物的香味了。

  

  “又来啊?!明明是光明正大的被释放了啊?!”

  

  “呜哇——真不愧是恶棍,居然把自己刚从监狱出来这种丢脸的事迹用自豪的语气大声的讲出来。”罗斯皱起眉头露出嫌恶的表情,露基虽然用宽大的袖口遮住了半张脸,但是那双桃色的眼睛里明明白白的写着“勇者桑变成腐烂的大人了好可怕”。

  

  “要不是你胡搅蛮缠我怎么可能进去!”

  

  “这当然还是要问勇者桑你啦?突然露出脸红心跳的工口系表情凑到这边来,人家害怕的都要哭出来了耶,我这还没嫁人的身体,勇者桑请一定好好负起责任来呐。”

  

  “看到一路的伙伴突然变成了女孩子的吃惊表情到底哪里工口了!话说你这么快就适应了女性角色的设定啊?!还有我明明连一根手指都没碰到!!”

  

  “勇者你再这样下去会重新被抓起来的哦。”罗斯笑着指了指闻声望来一脸怀疑的村民甲,那个村民看见穿着囚服的阿鲁巴,正指指点点的跟身边的村名乙说着什么,看上去马上就会挥舞着大棒冲上来。

  

  “什么?!我的装备和衣服呢?!”

  

  “在这里哦,我有好好帮你保存啦。”罗斯说着抖开了一件连身衣,不过这件衣服的胸口和腰胯间俨然是空空一片。

  

  “穿着这个才会真的被抓起来吧?!真是够了这衣服是哪里来的啊!”

  

  “欸?看见勇者十分珍惜的藏在包袱里我还以为你很喜欢这件衣服呢,人家好心想让你在村民们面前展现自己最帅的一面,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人家!”罗斯眨眨眼睛,纤长的睫毛在月光的照射下隐约凝着水雾,似乎委屈的快要哭出来了。

  

  “睁着眼睛说瞎话你是段子手吗?!”

  

  “呵,这是爱好。”

  

  45号勇者阿鲁巴,因加持了大量的debuff而处于红血濒死状态。

  

  阿鲁巴还想再说些什么,肚子却不争气的叫了起来,身体也以此为契机像是被放了气一样的弯了下去,他重重叹了口气,接过闹够了的罗斯递过来的装备躲在石头后面穿戴好,垂头丧气的跟在罗斯身后。

  今天真是格外的疲惫啊。

  虽然一路上都是这样吵吵闹闹过来的,但今天真的闹得有些过分了,看着罗斯的背影,阿鲁巴的眼神多多少少已经有了一些不耐和厌烦。这时一只软软的小手轻轻的拉了他一下,阿鲁巴低头向身边望去,是露基。

  

  小小的魔王手里拿着一个纸包,上面还隐隐约约有热腾腾的雾气萦绕,她把这个纸包献宝一样的递给了阿鲁巴,招招手让他蹲下。

  

  阿鲁巴虽然不知道露基要做什么,但还是抱着纸包蹲下了,露基凑上前来,在他耳边说:“这个,是罗斯桑之后去买给你的食物,阿鲁巴桑...今天真的对不起,我知道你是真的生气了...但是罗斯桑他也不是故意的,虽然看上去似乎并不怎么在意身体的变化,但是他刚才牵着我的手的时候,手心冰凉全是冷汗呢...他大概是太慌乱了,为了维持平静用上了所有的力气..所以才有些失了分寸...你能不能不要怪他?”

  

  阿鲁巴闻言一愣,抬头看着越走越远完全没发现后面两人没跟上来的罗斯,用心看能看见紧绷着的双肩和攥紧了的拳头。

  

  那个背影看上去那么单薄,孤寂。

  

  原来..罗斯也会害怕啊。

  

  也是啊,突然遇见这种事情,还不知道会不会一生都变不回去,心理再怎么强大也扛不住吧。

  

  转瞬间,负面情绪烟消云散,剩下的只有担忧。露基似乎是发现了阿鲁巴情绪的转化,眼睛亮亮的说:“阿鲁巴桑,我们去追罗斯桑吧!”

  

  “嗯,走吧!”阿鲁巴牵着露基的手,向着罗斯跑去。

  

  

         阿鲁巴坐在旅馆房间的门外,一脸悲愤,之前居然会觉得罗斯可怜!他果然是想多了!

  

  三人进了村落以后,找到了安身的旅馆,可是罗斯只要了一个房间。

  

  “欸嘿嘿...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阿鲁巴红着脸挠挠头发问。

  

  “勇者桑你在想什么不好的事情吧?比如[哔——]再比如[哔——]或者[哔——]”罗斯露出了’啊你这色情狂终于忍不住露出本性了吗’的表情。

  

  “怪我吗?!是你只订了一个房间啊!”

  

  “是啊,可是这个房间是人家和妹妹要休息的地方,勇者桑难道是忘记自己的性别了吗?”

  

  “忘记自己性别的究竟是谁啊?!意思是没有给我订房间吗!”

  

  “因为觉得还要给区区勇者桑额外定一间太奢侈了。为了我们的旅行计划必须要长远打算啊。”

  

  “好过分!那我要睡在哪里啊!”

  

  “嗯?小巷深处的犄角旮旯之类的。”

  

  “好差的待遇!...不对,定旅馆的钱是哪里来的啊?!”

  

  “嗯,请露基帮忙...”

  

  “我就知道!?话说这是犯罪啊?!该进监狱的明明是你们?!”

  

  “是啊,这是用这么龌龊的手段得来的钱租来的住所,实在不忍心让您被罪恶所沾染,高尚的勇者大人还是另寻住处吧。”

  

  “啊啊可恶!?”

  

  就这样被赶出了房间门的勇者阿鲁巴,正靠在房门上享受寂静的夜晚。

  

  “哪有享受?!我很冷啊!!”

——————————————————————————
时隔两个多月...痛哭流涕的跪在地上请求原谅m(QAQ)m

 
评论(4)
热度(13)
© 哎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