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优|直至春日,与你相遇之时 (7)

※刀剑神域UW篇

※CP桐优

※原著向 

※私设颇多

※总算决定好了名字,名字取自我最喜欢的P主猫菠萝的一首歌,叫做ハルニキミト,非常好听。

—————————————————————————————

  时间消融在欢声笑语之间,三天里他们玩得十分开心。晚上回去泡温泉的时候壶井很丢脸的昏了过去,和人好不容易把他从水里捞了出来自己也差点缺氧了;关掉灯的房间里裹着被子点着一根孤零零的蜡烛,一人讲一个鬼故事然后互相嘲笑别人脸色发青;一大清早就租了脚踏车一群人一口气骑到了别的县;在后院支起烧烤架弄得灰头土脸;外出闲逛的时候发现了一只后腿受伤的花色幼猫,找兽医包扎后用印着木槿的小碟子装了牛奶喂它,大家四处问过却没有找到它的主人,爷爷奶奶很高兴,说那就留下给我们做伴吧,以后你们还可以来看它。

  最后一天众人各自分散行动,壶井说他母亲要他带些东西给住在附近的姑母独自离去,里香告诉珪子和诗乃附近有一家很老牌的点心店,“很久没吃过了,超怀念那个味道!”这么说着就拉着二人走了,他们十分默契的留下和人和亚丝娜,转过街道就不见了。

  “这些家伙……”和人低声嘀咕着,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明日奈微微一笑,说:“已经很久没有两个人独处了,我们就在这附近走走吧。”

  和人点点头表示同意,两人便开始漫无目的地缓步前行。

  初春的天气还是有些寒冷,正应如此把脸埋在竖起的衣领后再把手插在口袋里,才会觉得安心和温暖。

  和人落后一步,视线落在身材姣好的少女身上,明日奈比桐人矮半个头,一眼就可以看到那头柔顺栗发的发旋。恋人之间的独处,就算没有言语也应该甜蜜而又满足,但是空气里分明飘散着不自然和僵硬。

  “这几天,真的很开心呢。”明日奈微微偏过头说。

  “嗯……嗯,是啊。感觉好久没有这么轻松过了。”

  “桐人君,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啊,……没有。”

  “我啊,这些天一直在考虑一些事情,在昨天晚上狠狠地下定了决心哦。”明日奈露出了一个短促的笑容,眼睛看上去有些红,“可是早上起来就有些反悔了,不过我还是要说出来。”

  “嗯……什么?”

  “我们,分手吧。”

  和人脚步一顿,他无法描述此刻的心情,像是愧疚,又像是早已明了,可是,愧疚什么?又明了什么?

  “……为什么?”

  “其实没有必要问的不是吗?我看得出来,桐人君你根本就没有想要追究,想要挽回的想法吧。”

  “……”

  “没关系,我早就明白这一点了。”明日奈说,“因为我一直都在注视桐人君你啊。你刚刚醒来的时候,那么悲伤,那么寂寞的痛哭流涕,但是我却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后来你说你的朋友死去了,我才明白过来。就是优吉欧吧?ALO里的那个风精灵。”

  “是。”

  “我使用[创世之神丝提西亚]去UW里见你的时候,在你的身边有两个女孩子照顾你,虽然你那个时候失去意识可能不知道,但是我忍不住,一直,一直——在向她们打听你的事啊,究竟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桐人君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有一些琐碎的事情,像是你们怎么认识桐人君的啊,他是不是经常麻烦别人啊,老是闯祸啊,总之只要是桐人君的事,在我不在的这段日子里的事,我全部全部都想要知道。”明日奈似乎是觉得自己的行为有点傻,勾唇轻笑了一下。

  “她们也和我说了很多啊,像是你和优吉欧都是很好的前辈,很照顾她们,你洒脱自信,优吉欧温柔沉稳,都是因为她们不小心,才会害你和优吉欧触犯了禁忌目录,被整合骑士带走。她们拼命地努力想成为整合骑士,然后去救你们,但是在那之前战争就爆发了,再见到你,你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然后也知道了,你最要好的朋友死去的事。”

  “那是怎样的心情,我完全能够理解,优纪去世的时候,我感觉有一份原本支撑着我的温暖力量崩塌了,心里也被凿出一个空缺,永远都无法填补,我明明和优纪才认识几十天啊,却像是从出生就在一起一样,我想让我的朋友成为她的朋友,让我的亲人变成她的亲人,还想将一生都与她一起分享,但是这一切都办不到了。然后我就想啊,或许失去优纪并没有失去整个世界,但是我的世界里,有一束异常明亮的光永远的熄灭了。”

  “你也是一样的吧,而且比起我,更加的……”

  “在你醒来后的这些时间,和你相处的过程里,我发现你有很多微小的变化:习惯,或者是喜欢的东西,在那个少年和你相伴的一年,两年,甚至更久的时间里,你到底被这个人鼓舞了多少次,依赖了多少次,又被改变了多少呢?”

  “我没有变,桐人,是你变了,对我来说只过去了一个星期,对你来说却已经过去了三年了。那时候我以为你会死,被恐惧压的喘不过气,比任何时候都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究竟有多么的喜欢你。我以前还说过豪言壮语,说如果你哪天要离开我了,我一定要把你追回来。”明日奈的语气已经染上湿意,眼眶已经蓄不下充盈着的泪水,她慌忙用袖子擦掉溢出来的眼泪,然后用胳膊挡住自己的脸,嘴角抿了很久才委屈地吐出一句话。

  “我会这么说……是因为从来都没有想过,你会真的不要我了。”

  “……对不起。我喜欢你……大概的确只是曾今了。”

  “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很难过,因为我最喜欢桐人君了。我想填补自己在你生命里空白的三年,陪着你,撒娇任性,你也的确温柔的对待我,哄我。……可是那不一样啊,那不像是喜欢,更像是歉意,补偿。也许接着这样下去,我们会因为心灵的远离而变得生疏,淡漠,然后吵架,分离,原本的美好,幸福都会崩毁,反而变成过去最刺眼的裂痕。我不要这样,虽然很不甘心,但我宁愿在变成这样之前就结束。”

  “最初是桐人君牵起了我的手,那么至少,就由我来提出分手吧。”明日奈擦干眼泪,露出了哭的通红,但是充满了坚定的眼睛。

  “对不起,我不是一个值得依赖的人,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除了这句道歉,我还能说些什么,可是,曾今和明日奈一起度过的时光,真的很幸福,谢谢你。能遇见你,真的很好。”

  听到这一番真心的自白,泪水再度涌上明日奈的眼眶,她慌忙转过身,哑着嗓子说:“希望你也能喜欢某个人到痛苦的程度。”

  “这样的话,我也会稍微好受一点了吧。”

  [14]

  桐人坐在地铁上,轻微而有规律的晃动和透过车窗投进的光线使他的大脑渐渐昏沉,似乎连操控手指动一下都办不到了,可是他又怎么睡得着呢。

  还是像做梦一样啊,算算时间,距离自己遭到袭击仅仅只过去了一个多月,大部分的时间自己都处于沉睡之中,所以实际上与明日奈分离的时间也不过短短几天。

  然而就是这短短几天,从十四岁那年,生死之间建立,沉积了三年的感情,就已经被冲刷殆尽。

  慌乱过,自责过,但是却无法阻止,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影子变得淡薄。

  喜欢这种感情,本来就很玄妙啊,也许是梦中得见,也许是被你笑着的样子夺走了所有视线,也许是日复一日的朝夕相伴,也许是生死关头的誓死守护。

  不过说到底,还是因为,就是那个人吧。毕竟也曾梦见过班主任,也和同学一起畅谈欢笑,也与家人度过朴实无华的每一天,也能把背后交给朋友。

  也都很满足。

  却还是忍不住去想:要是你也在就好了。

  白色的晶状体颗粒迸发后拼成一个人形,从中显现出来的是黑暗精灵的虚拟角色,黑发的上方浮现出绿色的晶体光标,一行半透明的文字立在下方:kirito。

  上线前他就接到过爱丽丝的简讯:[回来就上线],那时他刚从地铁站出来,看见简讯之后,本来有些消沉的情绪一扫而光,忐忑和紧张立刻开始安营扎寨,但桐人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家中带上NERvGear,虽然心情已经有所平复,但他的指尖还是有些冰凉。

  桐人经过视角的调节,多年的VRmmo经验使他很快找到熟悉的感觉,视线被右下角的消息提示所吸引,桐人移动手指点开,不出意外的看见优吉欧的留言。

  Eugeo:我在斯里因湖边等你。

  斯里因湖是桐人偶然发现的系统安置在森林,草原,山间等地的供玩家们使用或购买的房屋之一,也就是优吉欧现在居住的[森林系列-105]附近的一个湖泊,景色不错,还有鱼可以钓。

  桐人叹着气,把这些无聊的想法甩出脑海,他还没有想好该说些什么。

  到达目的地之后,他一眼就看见了那个蓝灰色的身影,优吉欧绿色的眼睛被亚麻色的刘海投下的阴影掩盖,看不出情绪。

  桐人发现他其实并不需要烦恼自己该说些什么,因为对面的优吉欧,右手中紧握着一把美丽的长剑,在太阳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多余的话就不说了,我们很久没有比试过了。”优吉欧摆出起手式,说:“来吧。”

  桐人稍微愣了一下就露出了了然的神情,闭上眼睛吸了一口气同时把右手伸向背后抽出剑来,睁开的双眼不再迷茫,张扬和自信重新回到眉宇之间。

  他勾起嘴角,冲出的身体犹如一道迅雷“——接招!”

  “锵!”清脆的金铁声与兵刃相接的火花在二人之间炸开,两道身影触之即分,却各自一踏地面再次战在一起。

  偶尔会挡住视线的刘海,被剑气卷起的草叶,太阳,都看不见感受不到,优吉欧感觉自己现在已经和手中的剑融为一体了。

  啊啊,果然,用剑来交流,是正确的。现在,所有的说不出口的,不知道该怎么说的,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事物,统统以握着剑柄的手为媒介注入剑中,在两把剑带起弧光碰撞在一起的时候震进对方的剑里。

  而自己感受到的,从那把黑剑上传来的是沉甸甸的感觉。

  你很重要,请你留下。

  向自己快要消失一样的,拼尽一切的挽留着。

  欣喜吗?快乐吗?尽管早就知晓,有所觉悟却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就这样被心里那股热流炙烤着,温暖着,安抚着。

  没办法了,束手就擒吧。

  优吉欧知道,自己实在是,太喜欢这个人了。

  “叮”的一声,桐人手上的黑剑被震脱,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插在不远处的地面上,桐人没有慌张,他站直身体,眼神平静的看着优吉欧,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对方的剑尖距离自己的脖子只有几毫米一样。

  “你赢了。”桐人微笑着说,“很精彩的剑术。”

  “为什么要松手?”优吉欧说。

  “现在的我已经赢不了你了。而且出于个人原因,被你痛打一顿我心里也能好受一些”桐人说,“这样你也就不用一直隐忍着,露出那样的表情了。”

  “你怎么能断定你赢不了我了?我又露出怎样表情了?”优吉欧似乎有些失控。

  “我从剑上感觉得到,你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桐人看着优吉欧,神色有些心疼,“优吉欧……你哭了。”

  话音刚落,优吉欧的身形就动了,桐人以为他要切断自己的脖子,释然的闭上眼,却没有化为灵魂之火后无法动弹的感觉。听见了剑落地的声音,他有些讶异的睁开眼睛,下一秒优吉欧就紧紧地抱住了他。

  桐人猝不及防没有稳住,只来得及反手回抱住优吉欧就失去平衡向后跌坐了下去,感叹了一下幸好ALO的痛觉调的超低,不然这一下估计就能感受世界的恶意了。

  不过这并不重要,桐人想着,缓缓地收紧力道,感受着怀里的体温,逐渐感到安心。

  两颗心,大概从来没有靠到现在这么近过。

  自从察觉到自己的心意后,那份感情就跟失去了控制一般的疯长起来。

  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心脏的每一下跳动都这么诉说着。

  “桐人你……真是太狡猾了。”优吉欧有些沉闷的声音低低的在耳边响起。

  “优吉欧才是,突然冲过来我还以为你要捅我嘞。”桐人笑着回道。

  “刚才就应该先捅你一剑再说。”

  “现在说已经晚啦。”

  “还不晚,我可以去把剑捡回来。”

  “欸——饶了我吧。”桐人苦笑,然后微微正色道,“优吉欧,对不起。”

  “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我一直都只是在考虑自己的事,完全没有为你考虑过。对不起……”

  “那种事我完全不在意,那这算是握手言和了吧?”

  “……嗯”

  “优吉欧,欢迎回来。”

  “嗯,我回来了。”

  “不要再离开我了。”

  “好。”优吉欧这么回答着,再次收紧了手臂,将快要溢出的感情压回心里。

  愿此刻长久,愿你永不知晓

                                             —tbc—
拆桐亚,桐优打架,这章挤了一天的牙膏..而且老夫自己都被雷哭了...感觉想表达出来的意思根本就没有完成三分之一 [哭晕在厕所里

总之现在就是桐人想好要告白了但是觉得还没到时候 小优决定不告白了能一直呆在桐人身边就好←

 
评论(4)
热度(45)
© 哎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