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党加湿器|酸素之海[1]

※不科学!不科学!不科学!

※勿带三!勿带三!勿带三!

※ooc严重!ooc严重!ooc严重!

————————————————————————————

  天月站在空无一人的楼梯口,有些茫然。

  

  不管是这座建筑的内部装修,还是透过窗户远望着的被夕阳染红的群山和小镇,都散发着十足的陌生气息。

  

  这里是哪里……?我记得我应该是刚刚从cof的聚餐会中离开啊?

  

  天月探寻着走了几步,心中已经有了结论。

  

  是学校。

  

  他现在处于一所学校的校舍中。

  

  因为身边的一间房间的门框边,有一个上书「三年D班」的木牌,窗外也可以看到楼下有一些简陋的健身设施。

  

  但是他为什么会在学校?

  

  天月感到有些不安,要说为什么,那就是眼前的一切,都透着一股陈旧感。

  

  他完全没有为何会身在此处的记忆,所以必须尽快想办法摆脱这股怪异……比如离开这里。

  

  天月这么想着,迅速的转身从之前自己站立的楼梯向下跑去,却在经过二楼时骤然停住了脚步,因为有声音从二楼尽头的工具室传出。

  

  「快点低头认错!你这个蠢货!」

  

  「呜……对不起……」

  

  「啊?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对不……啊呃!」

  

  然后是物体倒地,碰倒什么物体以后的叮铃哐啷的嘈杂声音,还有「啊这个笨蛋在做什么」「太蠢了干脆去死好了」的恶意笑声。

  

  「是……校园霸凌吗?」天月握紧了拳头,暂时放弃了离开的打算,向着声音传来的地方快步走了过去。

  

  工具室的门半掩着,天月一把推开就看见几个少年把另一个少年围在角落,他们的脚在少年身上踢来踢去,其中一个人撕扯着少年的额发迫使他抬头。四周散落着被撕的七零八落的教科书,少年紧抿着的青紫的唇角,蓄满泪水的眼睛和凌乱的被水笔写上恶毒诅咒的学校制服,无一不狠狠的刺激着天月的神经。

  

  明明是朝夕共处的的同学不是吗,应当勾肩搭背笑着度过每一天不是吗...到底为何,要做出这样过分的事呢!

  

  天月愤怒地呵斥道「你们在干什么!」

  

  「哼……走!」被天月突然的闯入和气愤的语气吓到的几个少年悻悻地推开他迅速的跑出门,消失在走廊的转弯处。天月顾不得管他们,赶紧来到少年身边慌张地扶起他结结巴巴地问「怎…怎么样?还好吗?哪里痛?」

  

  少年勉强坐稳便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眼泪混着汗珠砸在了粘着尘土的制服上。

  

  他小声的啜泣着,用左手扶着颤抖着的右手,缩成小小的一团。

  

  天月不知所措的蹲在一边,用手缓慢地抚摸着少年消瘦的脊背,笨拙的说「你哪里痛啊告诉我…抱歉要是我再来早点的话你可能就不会受伤了……」

  

  少年低垂着脑袋,把右手护在怀里抬起左手擦着眼泪摇头,但就是不回答天月的问题。

  

  天月苦恼地看向四周想找找有什么能够安抚少年的东西,但是怎么可能会有啦这里可是工具室……

  

  突然,天月的注意力被散落在地上的教科书吸引了。

  

  这些书他也学习过,可是遥远的小学时期都已经过去快十五年了,虽然天月没有关注过教科书的修订,但是无论如何,现在的小学生是不可能使用这么老旧的版本的。

  

  他疑惑的拿过一本书打开,却受到了更加巨大的惊吓。

  

  教科书的扉页,歪歪扭扭的用各种笔写着恶毒的诅咒,但是这不是重点。

  

  他看到在那些字的中间,用笔写着稚嫩但是公公整整的一行假名。

  

  i,to,ka,shi,ta,ro.天月屏住气息在心里读了出来。

  

  伊东,歌词太郎。

  

  怎么可能!

  

  天月忍不住发出一声短促的呻吟,他扭头不可思议地看向身边的少年,那少年因为天月的惊声,正抬起脸庞来用红肿带着泪痕的眼睛疑惑地看着天月。

  

  天月觉得有些无法冷静了,虽然很稚嫩,但是那张脸上处处都有伊东歌词太郎的影子,他又怎么可能会认错……毫无疑问……

  

  这个少年,真的就是伊东。

  

  「伊东……歌词太郎君?」天月勉强忍住想要站起来出去跑圈高喊「mafu大魔导士我不该嘲笑你中二的真是对不起天照月读大神在上我在此奉上毕生的歉意和诚意所以!!拜托了放我回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的冲动而是让它在自己的心里化为各种颜色字号速度的弹幕翻滚而过,他抖着嘴唇勉强把之前的询问复述了一遍「那个……身上哪里痛吗需要我送你去医院吗?……」然后大脑空白一片之后,畏缩怯懦的少年声音响起。

  

  「那个……谢谢你,大哥哥……我没有什么大碍……」

  

  「但,但是你看起来很痛的样子哦?!右手出了什么事?果然还是送你去医院吧!」

  

  少年低下头,捂着右手小声说「可能是脱臼了吧……但是我没有钱可以上医院……」

  

  天月手忙脚乱的在身上摸索,悲哀的发现自己的钱包八成又是落在了聚餐现场等着天月少年前去拯救,但是现在需要拯救的是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糟,糟糕了……对不起,我也没有带钱出来……」

  

  「没,没关系,很容易就能接上的……呐,大哥哥,能不能帮帮我?就像这样,往上一推……就好了,之前,也是这么治好的。」少年清秀的脸皱成一团,冷汗不断的从白皙的皮肤上冒出来。

  

  天月的心突然狠狠地揪了起来,以前?他说以前?意思是这样的事,发生过不止一次吗……?

  

  想起之前伊东歌词太郎脱臼后开玩笑似得说「天月君我又脱臼啦,你唱歌给我听我就能好了。」这样孩子气的话,自己无奈的把它当成伊东狡猾太郎的撒娇敷衍的唱上几句,那家伙就嘿咻嘿咻的动着胳膊说「真的好了耶!谢谢天月君!」

  

  真是个笨蛋啊,我。

  

  明明听伊东歌词太郎说过,酸素の海也解释过,却从来都没有把伊东歌词太郎受到过欺凌和他时常的脱臼联想到一起过。

  

  他以为那只是个借脱臼论事的捏他。

  

  自认为很了解伊东歌词太郎,自认为最喜欢伊东歌词太郎。

  

  却连笑容之后隐藏的,那份悲伤难过的回忆,都没有察觉到。

——————————————————————————————

先发个[1]探探路[喂

老夫很早就知道歌词太郎了但是因为几乎不涉及唱见圈所以之前一直都是“啊声线棒”的阶段,结果因为亲友天天刷甘党然后忍不住好奇去搜了一下甘党加湿器到底是什么加湿器...于是就被塞了满嘴的糖爬不出去了。

用时两天,溺死在加湿器里[你

其实一开始也不是特别厨伊东但是听完酸素和再见的代替后整个人都...总之各位情敌你们好[喂

歌词桑真的好温柔啊啊啊啊明明小时候被那样欺负就忍不住想着说不定容易脱臼也是拜此所赐于是有了这篇 来自未来的天月少年拯救伊东低谷太郎的渣作...谢谢各位拜读[哭了起来

 
评论(4)
热度(41)
© 哎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