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党加湿器|酸素之海[3]

※不科学!不科学!不科学!

※勿代三!勿代三!勿代三!

※ooc严重!ooc严重!ooc严重!

————————————————————————————

       「..月君..天月君?」唔..歌词太郎桑的..声音?

  

  「天月君,怎么了,快醒醒...」听上去有些焦急的,青年的声音回响在耳边。

  

  等等,青年?

  

  「..!?」天月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紧紧的抱着什么,从手臂手掌接触到的部分反馈的热量来看,嗯没错,他正抱着一个人,身体纤瘦肋骨分明,除了伊东歌词太郎还有谁。

  

  清醒过来的天月马上放开手,伊东歌词太郎也收回一直拍着天月肩膀安抚对方的手直起身来。

  

  「...这是哪里?」啊啊啊啊居然抱着歌词桑还抱的那么紧,心中咆哮着的天月坐起来但是没有抬脸去看伊东,脸上滚烫的温度估计已经把面部皮肤蒸红了。还好家里的窗帘没有拉开,这么昏暗估计对方也看不到的..吧??

  

  「是你家啦,刚才cof的大家一起出去聚餐不是吗,天月君吃饱喝足后站起来大喊一声‘天月大明神要回去啦!’然后就咚的一声不省人事了。」

  

  「骗人!那么中二的话谁会大声的喊出来啊除了mafu!而且虽然我喝了一点酒但还没有醉!」天月不满,话题的转换分散了一些脸上的热量。

  

  「欸被发现啦——嗯其实,大家准备分头回家的时候天月君突然身子一歪,如果不是哈嘻羊反应快接住你,就要拥抱大地变成地月了。」

  

  「哈哈哈地月是什么啦,队友爱呢?」

  

  「一直都在!大家都吓了一跳呢结果天月君居然就这样毫无障碍的睡着了,这个梗估计大家能笑好多天。」伊东努力的憋笑,但上扬的唇角出卖了他。

  

  「啊啊烦死了不准笑了!」天月恼羞成怒。

  

  「因为我们俩家离得近嘛于是就被残忍的使唤了..天月君,以后烤肉还是少吃比较好。」

  

  天月变成了赤月。

  

  「啊啊啊我就是很重啦!!这么嫌弃我那你怎么还不走啊!!」

  

  「因为天月君哭了啊,很难过的样子。」伊东歌词太郎不笑了,语气轻缓的问「是梦见什么悲伤的事了吗?」

  

  「..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梦啦,因为感觉太真实了。」天月顿了一下,抬头向伊东笑笑「歌词太郎桑想要知道内容吗?」

  

  「嗯。」伊东在天月身边坐下。

  

  「其实..」天月语气悲怆的开口「我梦见伊东歌词太郎桑变成狐狸了然后跟rin酱ponmimi抢鱼干跟lua抢肉吃...因为太真实了所以被吓哭了。」

  

  然后看着伊东歌词太郎一脸被雷到的表情憋不住捂着肚子侧身反倒在自己的床上笑的根本停不下来。

  

  这个时候就算是笨蛋都能察觉到是被耍了,伊东记仇太郎在两秒内就拟定好了报复计划,他「kufufufu」的笑了起来,把罪恶的双手伸向了天月少年的腰间。

  

  「!等?!..哈哈哈哈不要挠快停下来我认输我认输噗哈哈哈放过我吧——」

  

  天在很短暂的时间里不知不觉已经完全黑下来了,等到两个人打闹结束,房间里已经伸手不见五指,伊东歌词太郎站起身摸索着向灯的开关走去,就听见身后的黑暗里传来一个还在微微喘息的声音。

  

  「别开灯。」

  

  伊东歌词太郎并没有询问原因,而是退而求次的改变道路来到窗户边拉开了窗帘,今晚的月亮意外的巨大,镶嵌在深蓝色的夜空里。

  

  虽然不能达到灯光的效果,但是已经能够毫无障碍的看见坐在那里的天月的轮廓了。

  

  「我确实是梦见你了。」伊东回来靠着他坐下后,天月开口「我站在傍晚的校舍里,四周的物体都很陈旧,我想尽快离开,却被奇怪的声音吸引到2楼的工具室,推门进去一看,几个小学生围在一起欺负另一个孩子。把他们赶走之后我问那个被欺负的孩子要不要去医院,他不回答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开始观察工具室,意外的看见了十几年前使用的旧版教科书,七零八落的躺在周围的地板上,我捡起来一看,你猜我看见什么了?」

  

  「..我的名字?」

  

  「bingo。我当时都吓呆了赶紧去看那孩子的脸,结果真的是你。」

  

  「我小学时的照片我自己都认不出来..」

  

  「反正我就是知道那个是你啦!」

  

  「好好好,你接着说。」伊东举手投降。

  

  「然后你胳膊脱臼了..」

  

  「你不会是因为这个才觉得那是我吧..?」受到无声的瞪视的伊东歌词太郎迫于天月邪魔的淫威再次闭上了嘴。

  

  「然后你胳膊脱臼了说没钱上医院,我一摸口袋发现钱包也不在,然后你就笑的特别勉强的跟我说没关系那大哥哥你来帮我接就好了,我当时觉得你过的好辛苦啊,也太能逞强了吧这个人,胳膊很痛吧但是居然还在笑真是个超级大笨蛋,长大了也把脱臼当习惯真让人不爽。」

  

  「但是被每次脱臼都傻笑着要我唱猫耳的你混过去的我,更让人不爽,超级不爽。」

  

  「天..天月君..」

  

  「疼就说出来啊不要勉强自己啊,不要觉得会给别人添麻烦全部都一个人装傻承担掉啊!」天月抹了一把泪水,暗骂自己不争气「谁想看你那勉强装出来的笑脸啦,要笑就真心的笑给我看啊!」

  

  「...」伊东歌词太郎似乎是被吓到了,紧挨着伊东的天月能感觉到他僵硬的一动不动。

  

  「那家伙肯定就是你啦!看见我哭了马上就开始揽责任,说全都是他的错他这么烦真是对不起不要讨厌他..什么的,算什么啦你真是一生都在自黑嘛自黑太郎!」

  

  「对..对不起..」

  

  「不要道歉!!」

  

  「...」伊东歌词太郎缩起了脖子。

  

  「...可恶..」天月抬手擦掉脸上的泪水,但是马上又有新的泪水涌出眼眶。我到底在说些什么啊...他想着。

  

  「谢谢,天月君..我很开心喔,现在,」伊东的声音从身边传来「高兴的不得了,嘴角一直在上扬,连控制都做不到呢。」

  

  天月扭头去看伊东歌词太郎,伊东的眼角也挂着泪花,在月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他的笑容看上去有些奇怪,明明是在笑着,眉毛却是下撇着的,明明声音听起来很开心,但脸上却写着难过。

  

  「我的表情一定很奇怪吧?」伊东拉着天月的手放在自己心口「现在我的心脏这里啊,酸胀,还有些抽疼,更多的是沉甸甸的感觉,满足啊感激啊幸福啊乱七八糟的纠结在一起,所以现在稍微有些不好受。」

  

  像是有些害羞地哈了一声,伊东歌词太郎说「连言辞都变的乱七八糟了啊..所以我现在,不知道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了。」

  

  「不过真是太好了,原来在天月君心里我是这么重要的人啊,太感动了真想大哭一场呢。」

  

  「真是...太好了。」伊东这么说着,眼泪从眼眶里滑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怎么会这样我本来想2000+一发完结的啊结果写完发现是8000+最后文风还暴走了[哭了起来

 
评论(3)
热度(31)
© 哎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