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党加湿器|酸素之海[4][完]

※不科学!不科学!不科学!

※勿代三!勿代三!勿代三!

※ooc严重!ooc严重!ooc严重!

————————————————————————————

  「...」天月怔怔的看了伊东歌词太郎一会儿,突然伸手抱住了他,下巴被伊东削瘦的肩膀铬的有些疼。伊东也温柔的回抱着他,安静地嗅着鼻息间天月的味道...有些甜。

  

  「就是这个表情啊,以后也这么笑吧。」天月嘟囔着,看着窗外天空中悬挂着的月亮「天已经这么晚了啊,你也别走了就在我家留宿吧床分你一半……月亮真美啊。」

  

  伊东歌词太郎顿了一下,笑着说「是啊,今夜月色真好。」#

  

  良久无言,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抱着,伊东歌词太郎感觉天月的重量正渐渐的向自己身上转移,他小心翼翼的扶起已经整个人倒在自己身上的青年,果不其然天月已经睡着了。

  

  伊东歌词太郎无奈一笑把熟睡的天月塞进被子里,自己也钻了进去,结果没过一会身边仅有的一点空隙就被无意识蹭过来的天月给填满了。

  

  本来就毫无睡意的伊东歌词太郎干脆用手撑着脸颊开始观察紧挨着自己的天月:刘海歪向一边露出光洁的额头,好看的眼睛闭着显得睫毛纤长,嘴唇微微嘟着,看上去说不出来的可爱。

  

  「...那个时候,果然是你啊,天月君。」伊东歌词太郎用手轻轻拨开天月耳边的碎发,终于将眼前人的轮廓和自己记忆深处的那张面容重叠在了一起。

  

  少年伊东坐在地上,呆呆地看着面前的地板,那个刚才还在安慰他的青年,像是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唯一能证明之前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境的星星耳饰,静静的躺在少年的手心里。

  

  还不知道,大哥哥的名字呢...不过他说了,一切都在未来等我。

  

  那么,大哥哥应该也在未来等我吧?

  

  生活还在继续着,洗净写上恶语的制服,尽力无视课本上画满的诅咒,找回被藏起来的室内鞋,度过被冷嘲热讽的孤独的每一天。

  

  虽然还是很幸苦,还是会在下课十分钟里躲起来哭,还是为了不让家人担心每天都忍耐着。

  

  但是已经,没有之前那么难过了。

  

  「要怀着勇气前进啊。」

  

  嗯,约定好了哟。少年握紧了手中的星星。

  

  后来上初中遇见了lefty,居然一直同校到大学,一起建了乐队又解散。有一段时间过得很艰苦甚至连自家种的芦荟都吃过,有的时候没有好点子就漫无目地摆弄吉他...一切都和那个青年说的一样,他也一直都没有放弃过。

  

  但是却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个青年。

  

  后来知道了nico之后就试着投了弹唱动画,被一个叫天月-あまつき-的人转发还鼓励了以后动画的人气就突然高了不少,好奇的去听了天月的歌之后,伊东歌词太郎有些傻了,虽然那个青年的声音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有些记不太清了,但是在耳机里响起元气的歌声的瞬间,伊东的脑海里立刻就浮现出了当年那个青年的身影。

  

  然后就跑去要了天月的Skype帐号,虽然明白很失礼但还是没忍住,本来已经做好被拒绝的准备了但是对方只是小小的惊异了一下后就发过来了一串数字。彼此聊熟了以后还面了基,不知道是因为心理作用还是什么,伊东总是觉得天月跟记忆里的那个青年真的很像,穿衣风格,身上的装饰品,甚至还有一模一样的星星耳坠。

  

  不,应该说..他总觉得那个时候遇到的,就是天月。

  

  但是又怎么可能呢..天月比他还要小两三岁,他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根本不可能遇见二十多岁的天月。

  

  虽然觉得很像但伊东也没有把天月看作那个青年的替身,因为天月在他生命里也扮演着一个很重要的角色,作为前辈指点他,作为同伴支持他,作为朋友依赖他,甚至...喜欢他。

  

  结果今天才终于明白,原来天月真的在未来等他。

  

  这种超科学的展开是怎么回事?根本就不重要好吗。

  

  伊东歌词太郎摸索着勾住了天月的手,然后把自己的手也覆上去与天月十指相扣,他轻轻的摩挲着天月的虎口,安定的闭上了眼睛。

  

  晚安,天月君,我终于找到你了。

  

  第二天早上天月爬起来和伊东大眼瞪小眼的面红耳赤了一番之后,伊东说要回家去换个衣服啊什么的就走了,他也脱掉睡了一晚皱皱巴巴的衣服钻进了浴室,正当他习惯性的想要取下星星耳坠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耳朵上什么都没有。

  

  「大概是掉在床上了吧。」天月没怎么在意,冲完澡后去找找好了。

  

  然而翻遍了床铺甚至趴在地板仔细的搜寻了一番之后都没有找到,于是他毫无障碍的想起了昨天似梦非梦的经历。

  

  「..什么情况??这什么超展开?难道真的送出去了不会吧???」天月在不可置信之后也只能无奈的接受耳坠不见了最大的可能是真的送出去了的现实,希望不是丢掉了吧,他还挺喜欢那个耳坠的。

  

  就在他已经接受星星耳坠不见了的事实的一天后,地点是千里眼,事件是和伊东歌词太郎一起吃拉面,的时候,伊东像是想起什么一样的放下筷子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啊我想起来了,天月君你的耳坠在我这里哦。」

  

  「??耳坠?什么耳坠?」

  

  「就是这个星星耳坠啊,前天你戴的这个不是吗。」伊东歌词太郎掏出耳坠朝着天月晃了一下。

  

  「为啥会在你那里???」天月一只手接过一只手攥紧了筷子。

  

  「嗯...」

  

  「少卖关子啦?」天月焦虑。

  

  「大概是那天晚上闹得太厉害掉下来正好滚进我口袋里了吧?昨天洗衣服的时候发现的。」伊东笑,眼神有些狡黠。

  

  「...」但是有些混乱的天月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虽然那天被你骂了脱臼的话疼就要说出来什么的我也有好好反省,不过下次还是要拜托天月君唱歌啦。」

  

  「还是猫耳?」天月回神。

  

  「嗯..下次唱别的?」伊东说。

  

  「不会又是什么小黄曲吧。」

  

  「怎么会,超正直好吗。」

  

  「欸是什么曲子?」

  

  「酸素之海。」

————————————————————————————

乱七八糟的总算是完结掉了...这就是一个脑洞的威力吗我已经亲身体会到了.....

听说伊东先生是夏目漱石先生的粉啊[笑 那#的梗怎么可以不用 不知道的小伙伴可以去百一下夏目先生和[今夜月色真好][笑笑笑[走开啦你

感觉文风各种变措辞各种僵硬,各位看官抱歉请各种敲打我吧[痛哭流涕


 
评论(6)
热度(40)
© 哎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