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党加湿器|

#ooc!

#勿代三

#just是个脑洞延伸版,但是发展好像不太妙的样子→这里

———————————————————————————  

  「天月君,好过分。」在cof新曲的录制完成之后,开口结束二人之间沉闷氛围的人,是一百八十岁零一天的伊东歌词太郎,他有些委屈地看着几乎无视了他一整天的十八岁零二十六天的天月少年的背影说「明明我期待了那么久的,天月君不发推也没关系,但是居然连一个字都没有提到我……」接下来的一句「而且回来后一整天都不理我。」被天月一声短促且尾音上扬的「哈?」击回了喉咙深处。

  

  转过头来的天月,表情像是听见了什么极度好笑的事情一样,今天第一次正眼看向伊东歌词太郎。(偷看次数×n)

  

  「那还不都是你的错!」天月走向伊东歌词太郎,站在他面前微微抬起头,一脸不爽地开口。

  

  「啥啊?怪我?」伊东歌词太郎一头雾水,过生日没有收到最想要收到的人的祝福,还被这人晾了一天,结果居然是他的错吗?

  

  「你没有看到我的来电吗?」

  

  「早上起来的时候看到了。」

  

  「那不就对了吗!」

  

  「可是我给天月君回拨,你也没有接不是吗……」

  

  「笨蛋!!」天月的声音骤然变大,眼眶也红了,看样子真的气的不轻。

  

  伊东歌词太郎有些被吓到了,说实话直到现在他都没搞明白,天月为什么会生气,又为什么要骂他,只能僵硬地立在原地不知所措。

  

  「我啊!也是很期待的啊!到了中国安排好所有的事宜以后,我就一直数着时间!」天月瞪着伊东「因为25号没办法为你庆祝,所以我早就想好了,要做第一个给你打电话祝寿的人!」

  

  「最后困的眼睛都睁不开了,但还是咬牙坚持着,想着接到电话你会不会觉得惊喜,会说怎样的话,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就会傻笑,连像是「从现在开始歌词桑就是一百八十一岁的老爷爷了恭喜——」这样的祝词,祝词结束后该谈些什么都想好了,结果到了时间得意洋洋地打电话过去,却一直都是忙音!」

  

  「你知道那是怎样的心情吗!就像是被一盆凉水泼醒了,感觉自己像个笨蛋一样,天月啊天月,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吧!理所当然地觉得对方一定也在期待自己的电话,期待着和自己半夜闲聊……真是愚蠢!」

  

  伊东歌词太郎惊讶地睁大了双眼,看着面前这个青年,眼神柔和起来。

  

  「现在你反而跑过来指责我过分!一点都不在意我期待着的通讯,明明是你更过分吧!笨蛋太郎!」

  

  天月抬手擦掉眼角的泪水,眼神有些慌乱,憋了两天的怒气,脑袋都不太灵光了,之前一直都满满是哼我不要再理他了的想法,但是现在发泄出来过后已经稍微有些冷静了——不管怎么回想都觉得自己的言行太牙白了,简直就像个小公举甚至还有点「我不听我不听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的意味在里面。

  

  「会被讨厌的吧。」天月擦擦眼泪沮丧的想着,视野却被靠近的伊东占去大半,还没反应过来就整个人落入了伊东歌词太郎的怀中。

  

  「抱歉啊天月君。因为第二天还有演出所以就早早睡了..」伊东歌词太郎平时极富张力的声音压的很低,像平时唱歌一样的浸染着饱满的感情,他用修长的手臂轻轻松松就把天月环在怀里,嗅着那人发梢洗发香波的甜味,心满意足的说「天月君的心意,我确实收到了,谢谢你。」

  

  「……太狡猾了啊你。」天月把脸埋在伊东怀里嘟囔着,也抬起手臂攀上了伊东消瘦的后背。

  

  「啊哈哈……以后,不会再犯了哟,24小时待命的歌词太郎随叫随到……嗯,不过和以前也差不多嘛?然后,如果可以的话晚上我想好好睡觉……」

  

  「你是笨蛋吗!」天月被逗笑了,从伊东怀里挣脱出来在他胸口上锤了一下「这么渺小的契约条件天月大明神才不会认可咧!」

  

  「那天月大明神大人还需要在下做些什么呢?」

  

  「首先要盖座城堡。」

  

  「强盗月。」

  

  「下次路上live要带上我。」

  

  「不胜荣幸。」

  

  「请我吃千里眼。」

  

  「大蒜管够。」

  

  「噫谁稀罕大蒜啊——」

  

  「还有啥?」

  

  「……没了?」

  

  「那就轮到我啦」伊东歌词太郎笑眯眯地伸手「生日礼物!」

  

  天月从包里翻出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给他,但伊东歌词太郎仅仅是接过来看了一眼就把它放在身后的桌子上。

  

  「……不喜欢?」天月担忧的问。

  

  伊东干脆利落的摇头「喜欢,只是这样就想让歌词太郎满足,还远远不够呢!」

  

  一听这自称天月就知道这货开始耍赖了,于是秉着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的心态妥协了。

  

  「好吧你说。」

  

  伊东笑而不语地伸出手指在自己的嘴唇上点了点。

  

  秒懂的天月瞬间涨红了脸。

  

  不科学啊why这个DT的功力如此深厚?

  

  算啦寿星最大,虽然晚了一天。

  

  天月扭捏了一下就凑上去,在伊东歌词太郎的唇角落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亲吻,刚想拉开距离,就被刚刚才触及过的温度寻上,一个优秀的歌手的舌头又怎么会不灵活?伊东歌词太郎毫不费力的撬开天月的牙关,卷上了另外一条灵活的舌头。

  

  微微有些粗糙的舌尖翻滚着扫过口腔中的每一处地方,像是在宣誓所有权,口腔中的腺体大概是被主人的情绪所感染分泌出大量的唾液,两个人的舌头彼此交缠时漏出黏腻的水声,和天月偶尔滚落唇角的象声词混杂在一起,像一把鸭绒羽挠在心尖。

  

  天月好看的眼睛已经闭上了,双颊绯红,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手臂已经搂上了伊东的脖子,而伊东的手也扶着天月的腰间。

  

  「不妙啊……」伊东默默的想「我很怕痒的耶……」

——————————————————————————end[?]

end在这里我一定会被吊打吧....说起来我本来只是想画个段子结果为了解释这个段子码了一篇文居然还向着[哔——]的深渊滑去,这究竟是为什么啊????

还是深夜蛇精的产物,lo主一直起名无能,就空着吧。[跪下

 
评论
热度(20)
© 哎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