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O|桐优 [sword art online*改(序+1)]

#大概是把UW篇的人设带到艾恩格朗特浮游城的..设定。

#当然还是死亡游戏的paro 

#视角乱变

#雷雷雷

——————————————————————

       序

  握紧手中泛着一层淡淡紫光的单手直剑[月光],桐人目光平静的看向半空中正在向这边飞来的几只属鞘翅目的monster。一只脚微微后移,压低重心后将剑抬起,摆出单手剑技“音速冲击”的起始姿势后,30层boss狼人维勒沃夫掉落的武器[月光]显示其锋利的剑刃边缘,抹过一缕耀眼的绿芒。用力蹬地跃起,因为系统的剑技辅助而加速的身体在一瞬间与扇动着翅膀的monster交错而过。落地起身,将爱剑潇洒的放回背后的剑鞘的同时,几只大的不同寻常的甲壳虫翅膀的扇动凝固,然后化为无数碎片消失。

  关掉提示任务完成后得到的经验加成、几样[XX的翅翼][XX的角]之类的材料与少量珂尔的窗口。桐人吁出一口气,靠着一旁狰狞古怪的大树坐下,取出一小瓶的回血药剂喝下去。左上角的HP条也从黄色变成了绿色。

  要是封测时期,为了不浪费昂贵的药剂自己大概会一直战斗到HP条变成红色甚至是角色死亡吧。但是现在,如果HP条不保持绿色,独自一人前往高级练级区的桐人完全无法安心。

  呆呆的看着菜单栏原本是登出按钮的位置现在却空空如也。低下头微长的刘海挡住了阴郁的眼睛看不见表情。叹了一口气,阴暗的天气仿佛又回到了公测开始的那一天。

  血红的天空。菜单栏里消失的登出按钮。玩家们惊恐的尖叫。显示屏中拉起的警戒线。哭泣的亲人们。刺耳的警笛。

  犹如神一般俯视着玩家们的茅场,语气平静的开始讲述这场Death game的游戏规则。

  本来以为只是个恶劣的玩笑,但这个玩笑却已经持续了七个月。

  桐人挥手关上窗口,用带着皮革手套的手撑起身体站了起来,向着森林的更深处的高级练级区走去。

  大概不会再看了吧,登出按钮的位置。

  早就应该放弃一切侥幸拼上性命战斗了,在这个HP归零就真的会死去的世界,艾恩格朗特里,活下去。

  Chapter.1相遇

  那个声音已经响了很久了。

  大概是我正在慢慢的靠近那里吧,所以那个不同于砍杀monster时撕裂般的声音而是清脆的敲击声变得越来越清晰。

  四周突然变得开阔起来,扫视一圈后我马上目瞪口呆的愣在原地。

  何、何等的大啊!这棵树!……形的monster……

  为什么说是monster,因为那棵树的红色光标下方,有一行字[基加斯西达]旁边还附有高的吓人的HP条。我颤抖着打开搜敌技能扫了一眼……呜哇啊,都红得发黑了。

  正在我犹豫是小心翼翼的绕过去还是转身就跑的时候,那个清脆的敲击声又响起了。

  是在很近的地方。

  条件反射的循声望去,似乎在树的另一边。是NPC还是玩家呢?

  纠结着要不要过去看一看的时候,从那棵树的树干后,赌气似得发出了一声不同于之前的清脆而是相当刺耳的声音,一把白色的斧头从树干后面跌落出来,发出重重的响声后可怜的在树根的边上躺下了。

  ——这可真是吓了我一跳。

  “啊~啊——这样子根本就完成不了嘛。”委屈泄气的少年声音虽然不大但还是够我听清了,是玩家吗……

  作为一个solo玩家我几乎除了交易还有攻略楼层boss时组队之外都没有与人有过往来,而且我的名头[封弊者]又是臭名远扬。现在如果被他发现我并认为我要对他不利的话,要解释清楚可是很麻烦的事情。

  不能浪费时间,我轻手轻脚的转身打算离开。然后咔嚓的树枝断裂的声音从脚下响起。“糟糕……”我头皮一炸心虚的偏头偷瞄。果然,从树干的后面探出了一个脑袋正望向这边。

  啊啊,真是倒霉……我都想哭了。

  思考了留下来和拔腿就跑哪个更加可疑,还是决定认命等待着即将到来的盘问。

  “那个,这位先生……?有什么事情吗?”似乎没有怀疑和试探的声线温润开朗,主人是个很好说话的人,那还真是得救了。

  “啊哈哈……那什么,我只是路过,啊抱歉,打扰你做任务?了的话,我马上就离开。”我转过身体,拘谨地回答他,顺便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少年。

  灰蓝色的轻便皮甲,奶白色的皮肤,柔软的亚麻色短发,发梢的尾部轻微的卷翘起来,莹绿色的眼眸看上去温和灵动。虽说有一些玩家利用生活技能开发出了可以改变肤色发色甚至瞳色的道具,但是这个少年还是让我在心里小小的赞叹了一句。像这样种十分漂亮又不失自然的发色和瞳色,从我进入这个世界只在第一层起始之镇遇到的女性玩家,细剑使亚丝娜小姐身上看见过。

  记得当时被小手镜还原现实样貌时有许多一起组队的伙伴都碎了一地的玻璃心,跟他一队的人真是好运气啊。

  “打扰算不上啦,这棵树虽然攻击技能单一速度也很慢,但HP超高回复又强,我砍一斧所造成的伤害真正凑效的只有一半,我都已经打算放弃这个任务了。”少年笑着说。

  听到少年的话我回过神来,被一个刚刚见面的玩家毫不掩饰侃侃而谈的对待,三言两语就提供了未曾见过的野外boss的情报,让至今因「封弊者」而备受冷眼的我受宠若惊,心境也轻松了不少,于是得寸进尺的问到:“咦,那么你是斧使吗?一般来说像这种体格都会选择剑做武器吧。”我比划了一下,发现对方和我的体格差不多。

  “我是单手剑使哦,只不过砍树嘛,还是斧子顺手点,那个[龙骨之斧]是任务发放的。那个……”

  “哦哦,叫我桐人就好了。”

  “这样啊,桐人君,请多指教!我是优吉欧。”少年伸出了手,那双眼睛里的笑意和温柔让我晃了神。

  已经有多久,没有被别人用这样善意的眼神注视过了啊……

  “桐人君是要去更深处的高级练级区吗?”似乎是被设定为停止攻击一段时间后就仇恨值清零的相当友善的类型,那颗树已经恢复平静,只是偶尔尊重系统的设定抖动一下它看上去如同钢铁一样坚硬的树枝。我们在附近找了树根坐下,优吉欧递过像是面包一样的食物和水问道,我犹豫了一下就接了过来,回答道:“嗯,只有等级提升,这样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而且……除此之外我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

  酸甜可口的饮品十分解渴,我灌了一小口:“还有,叫我桐人就可以了。”

  “那这边也是,叫优吉欧就行了。”优吉欧扬起了笑容。

  “优吉欧接下来准备做什么?”

  “嗯,我想回到接任务的村子里去看看能不能推掉这个任务,因为要完成实在是很困难。”

  我有些疑惑的抚着下巴:“这附近村落的任务,为了寻找隐藏的高级任务我几乎都去做了,怎么似乎没听说有砍倒这种树的任务啊。”

  “啊,说到这个,因为图快捷我把村子里我能做的任务都领了个遍,前一段时间稀稀落落的完成后,30层已经被攻略了,因为好奇我就去了30层待了一段时间,这个任务也一直压在任务栏角落里。后来想起来了,因为很想要这个任务完成后的报酬,所以就回来做一下,没想到这么难搞。”

  任务狂魔的我纠结着开口:“……不介意的话可以问一下任务的报酬吗?啊,虽然很失礼……”

  优吉欧倒是毫不在意:“嗯,除了钱财和经验,似乎是跟一把剑有关。”

  “剑?”

  “据说是远方山脉上的白龙所镇守的宝剑呢。‘英勇的年轻人哟,我欣赏你的勇气和剑技,也钦佩你乐于助人的美德,我发自内心的想要感谢你,但是现在我们的村落的养分与好运都被恶魔之树[基加斯西达]吸收殆尽,这是用龙骨制成的斧头,如果你能帮助我们砍倒它,救我们于水火,我就把祖传的藏宝图送给你。’村长是这样说的。”优吉欧模仿着村长老气横秋的语气念着,最后一句才恢复清亮的少年嗓音,我被他逗笑了,不禁觉得这个家伙还真是有趣。

  “所以说这个藏宝图就是那个,远方山脉的藏宝图吗?”

  “是的呦。不过这棵树级别太高了,我根本就砍不倒。”

  “为什么不找玩家组队呢?你没有同伴吗?”

  “别的玩家的话,因为藏宝图一直很罕见而且一般最后得到的都是高级的装备和武器,我担心会招惹到不怀好意的人。就没有和别人组队。”

  我心里吐槽原来你有想到啊一边问:“你就不怕我就是不怀好意的人啊,真没戒心。”

  “桐人?你不会是那样的人吧。”他爽朗的笑了。

  “啥?你都不认识我怎么这么肯定啊。”虽然很想吐槽他这么没有危机感,但是被初次见面的人信任到这种程度还是很让人感动的一件事。

  “靠直觉啦。”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看着我说:“我觉得桐人的眼睛很干净。”

  我被他如此特立独行的辨别好坏的方法震惊到了。这家伙刚才好像说出了不得了的话啊。

  “至于同伴,大家嫌我拖后腿,就加入别的工会了。”优吉欧露出了稍微有些失落的表情。

  “那你多少级啊?”我借势问道。

  优吉欧缩了缩肩膀:“46……”

  “这个等级也不算低啊……前线的攻略组也就是50上下的感觉。”我嘟囔着,“这都能算拖后腿的?呜哇要求也太高了吧。”

  优吉欧苦笑着:“不,其实也有一些其他的原因啦……”

  “什么原因?”

  “……”他似乎有点不想说。

  “……我似乎有点多管闲事,抱歉.”直到这时才察觉自己太刨根问底实在是很失礼后我垂头丧气地道歉。

  “不、不是啦,我只是觉得说不定会给你添麻烦。”优吉欧马上慌乱地摆手。

  听这个说法一定另有隐情,一瞬间我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平时我虽然不爱管闲事但能帮就帮,只是像这样想帮助一个人还是头一次。

  因为虽然只认识不久,但我还挺喜欢这家伙的。

  “那,不想麻烦我的原因?”我平静的问道。

  “欸?……因为我们才认识不是吗,你没有帮助我的必要的。”他的眼神十分真诚,“而且,这是我自己的问题,没必要把你牵扯进来。”

  “呜哇原来你也知道我们才认识没多久啊?”我用夸张的语气反问。

  “咦……?”绿眸的主人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那么重要的藏宝图的事情,刚才你已经随随便便告诉一个认识没多久的人哦?”

  “这个……”优吉欧挠了挠头发,不好意思的笑着。

  “因为你相信我对你没有恶意对吧。”

  “嗯……嗯。”

  “所以我也相信你啦。”……一本正经地说出来了啊我。上次说这种恶心的话是什么时候啦?

  “...”他抬起头,莹绿色的眼睛里闪烁着我看不懂的光辉。微微掀动着嘴唇却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好啦——那等你想麻烦我的时候再说吧。”我被他看的不自在,赶紧把话题扯开。

  他用那副表情看了我好一会儿,才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我摆出凶巴巴的表情盯着他,他才稍微收敛一些,温和的声音像是清澈的泉水。

  “抱歉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那之后就请多指教了,桐人。”

————————————————————————————tbc

其他的点文我记下啦!但是还要构思一段时间所以先放自己的脑洞。

随意拍打[跪

 
评论(4)
热度(42)
© 哎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