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O|桐优 [sword art online*改(2)]

#大概是把UW篇的人设带到艾恩格朗特浮游城的..设定。

#当然还是死亡游戏的paro 

#视角乱变

#雷雷雷

——————————————————————

      Chapter.2

  本来打算去高级练级区的我因为被优吉欧的高酬任务所吸引,所以和他一起回领取任务的村子里去了,一路上的相处让我们快速的熟络起来,谈笑间像是已经认识了很久的搭档一样。一直远离其他玩家的我,就像是处于黑暗中的人会被光源吸引一般,被这种由内心散发出的宁静和温吞的舒适感感包裹着全身,让我恍惚中开始疑惑,之前自己一直拒绝着与人接触,究竟是在逃避什么?

  看着身边温和的少年,周身缓慢流转的暖意中一丝不安突兀而现。然后就在我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就将视线慌忙的调开了。

  咦……怎么了?为什么会……感到恐惧?

  摇头甩开杂念,这时候优吉欧的声音也在耳边响了起来。

  “啊,到了。”

  “啊……真的。”视线里果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村庄。

  “那,就去找村长问问吧。”优吉欧似乎并没有察觉我心情的变化,领着我向村长的房子走去,果然比其他房屋看上去要,嗯,气派一点点。

  “勇敢的剑士大人,十分感谢你愿意帮助我们砍倒[恶魔之树],感激不尽。”木屋里坐在椅子上的的村长站了起来,脸上满是感激之情地对优吉欧说道。

  “咦……不,那个,村长先生,我是来拒绝这个任务的……”优吉欧慌忙解释。

  “勇敢的剑士大人,十分感谢你愿意帮助我们砍倒[恶魔之树],感激不尽。”

  “呃……那……”

  “勇敢的剑士大人,十分感谢你愿意帮助我们砍倒[恶魔之树],感激不尽。”

  在接到优吉欧求救的目光之前我就已经在思考问题了,所以这时我上前两步,对村长说:“你好,村长先生。”

  “年轻人,我这里没有你需要的东西。你或许可以去别的地方看看。”果然换了台词。

  “别的地方?”

  “年轻人,我这里没有你需要的东西。你或许可以去别的地方看看。”

  “啊啊,实验结束。”我转过身对优吉欧笑着说,“听到了吗,对我们两个的台词不一样,看来只有你接到这个任务了。”

  “只有我?”

  “嗯,大概是什么隐藏任务吧,只能完成一次的那种。所以说,那份藏宝图应该没有第二份了。也就是说,那把剑,一定是稀有武器。”优吉欧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那为什么只有我接到了?”

  “大概有什么触发条件吧?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吗?”我疑惑。

  “因、因为家里人反对我玩游戏,所以我没怎么接触过,这还是第一次玩网游,偏偏又发生了这种事……"他苦笑着说。

  “呜哇……这是何等的运气啊。”我感叹。

  “那该怎么办啊,我又砍不倒。”优吉欧有点丧气。

  “没关系,稀有武器的藏宝图耶,怎么可能那么轻松就能拿到啊,反正别人也接不到,你就先别想了把级数练上去吧?说不定只是因为等级不够,毕竟目前的进度才到第三十层啊。”

  “嗯,说的也对。”

  “说起来现在时间还早,要不要回去再试试看?”摸着下巴我这么建议到。

  “嗯,好!”优吉欧扬起笑脸说。

  “果然吗……”我放下[龙骨之斧]对比了一下我攻击[基加斯西达]前后的造成伤害和优吉欧攻击[基加斯西达]前后的造成的伤害,自信的向优吉欧说道,“我目前的等级是52级,对它造成的伤害是你的两倍左右,它回复的数值却是……喂,你那是什么眼神啊。”

  “好高——!桐人难道是,攻略组的成员吗?!”看见优吉欧脸上的震惊和毫不掩饰的崇拜,我有些不自在的撇开了视线。

  “嘛、嘛……姑且算是吧,这不是重点。”我心虚的敷衍了一下赶紧把话题扯回来,“它恢复的数值却只有你造成伤害恢复的数值的一半,所以说只要努力练级,就可以砍倒它。”

  “嗯!谢谢你啊!”

  “客、客气什么..”我不好意思的说,心里却突然涌现出一个想法。

  “吶优吉欧,你有试过用其他工具发动攻击吗?对[基加斯西达]。”

  “欸,没有啊,因为你看,村长都给了工具……”优吉欧摇摇头,“怎么了吗?”

  “那就做个实验吧……”我翘起嘴角扔开那把白色的斧头,缓缓地从背后的剑鞘里拔出我的爱剑[月光],对准[基加斯西达]粗壮又黑硬的树身,摆出了单手剑二连发技[蛇咬]的起始姿势,在优吉欧反应过来想要阻止我的时候,我的身体已经冲了出去。

  两道剑光交错却只有一声清脆的“当”声响起,巨大的力道从剑柄传来震开了我持剑的手,无法抵抗的反推力之下我被震退几米并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我该庆幸...SAO里没有将痛感也设计出来吗?不然我一定会因为我的手臂痛到要断掉而丢脸的满地打滚。

  优吉欧慌忙跑过来扶起我不住的询问我有没有事,但是似乎从来不会隐藏内心想法的脸却出卖了他。

  我瞪着忍笑忍得超级痛苦的优吉欧,趁他不备恨恨的推倒他,翻身压到他身上,凶神恶煞的说道:“你以为我是为了谁才摔得这么狼狈啊!”然后发动了小学生级别的攻击——挠痒痒。

  刚开始还在板着脸装做我一点都不怕痒你尽管来的表情瞬间破功,笑到眼泪都出来的优吉欧在我身下拼命挣扎着,上气不接下气的投降:“抱歉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噗哈哈真的好痒放过我吧桐人大人——”

  闹够了之后我心满意足接受了优吉欧的投降,故作严肃的从他身上起来之前,还伸手揉乱了他沾满草叶的亚麻色头发。

  观察[基加斯西达]的HP后跟之前的数值比对,我转头对苦着脸从地上爬起来,正在扑打身上灰土和草根的优吉欧得意一笑。

  “有捷径可走。”

  “哈?”收到了对方不解的眼神,我解释道。

  “我是说,[龙骨之斧]只是个障眼法而已。虽然你的职业是剑士,但是‘用斧头砍树’这个观念,已经成为潜意识里的概念了。再加上村长交给你的[龙骨之斧],一般情况下,你是绝对不会有‘放弃斧头改用剑攻击’的想法的,因为大家都对任务道具抱有一种别样的信赖嘛——你看,我用剑技攻击所造成的伤害,一击就消耗掉它约0.6%的HP,是你我用斧头所造成伤害的七、八倍,更别提刚才我们胡闹的时候它恢复了多少。也就是说,只要时间充足,我们很快就能砍倒它了。”

  “桐人你……好厉害。居然能想到这种方法……”优吉欧目瞪口呆地感叹到。

  “既然找到了方法,那就不急于一时,明天再来好了,我现在有点饿。”

  “哈哈,那,为了感谢桐人,今晚就由我来请客好了。”

  “咦?真的吗?那我就不客气了!”

  “嗯,不用客气不用客气。”

  虽然底气十足的喊了不客气,但我还是拉着优吉欧找了一家便宜又好吃的NPC餐馆,购买药水和贵重的特效水晶,修补装备,升级装备都需要珂尔,因为无关紧要的事浪费珂尔导致战斗的时候药水用光,装备耐久耗尽那可真是欲哭无泪啊。

  “这么说桐人真的是攻略组的成员吗!真厉害啊!我什么时候也能到那个程度……”

  “其实也没那么好啦,因为前线十分的危险。”

  “既然那么危险,桐人你又为什么一直在前线战斗呢?”

  “……因为,我的亲人在等着我啊。为了早点与他们相见,我会拼尽全力。”

  “抱歉,我不是故意要……”谈论现实已经不知道为什么变成禁忌一般的不成文规定了,大概是察觉到气氛的僵硬,优吉欧小心翼翼的道歉。

  “没什么,不需要道歉的,我又没有怪你。”我连忙挥手,“因为想到自己肯定让家人伤心了,所以稍微有点难过。”

  “嗯”优吉欧低低的应了一声,“这点……大家都一样啊。”

  “不过,”我冲着优吉欧笑了起来,“今天真的很感谢你。平时没有什么其他的计划,总是一直不停的练级练级,虽然不是很累但是总觉得喘不过气,像今天这样和你交谈,真的让我感到十分快乐。感觉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轻松过了。”

  “欸,是这样吗?”优吉欧也笑着说,“这么说来我也是,很久都没有像今天这么愉快了。托桐人你的福,我还能解决那个让人头疼的任务。真的很感谢。”

  “不用……啊,我记得你说过你的同伴都加入了别的工会..也就是说,你是solo吗?”

  “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那桐人呢?今天一直和我一起,没关系吗?伙伴不会怪你吗?”

  “哈哈……说来,除了BOSS战不得已,我几乎一直都是单刷来着……”我干笑着说。

  “咦?!单刷还能到这种程度,桐人你果然,超厉害的!”

  “没、没有啦……”

  “那,来加好友吧。”

  “咦?”

  “因为,一个人会很辛苦的吧。”优吉欧认真的看着我,“虽然我现在大概还帮不上什么忙,但是桐人平时要是累了的话,我想,陪你聊天解闷我还是能够做到的。”

  “……”关切,担忧,我读取着那双莹绿色的眼睛里的感情。

  已经太久,没有人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了。应该说,母亲和小直,我不知道她们有没有用这样的眼神看过我,因为我从来都是在逃避她们的目光。

  一缕细小的乡愁被抽出来,酸楚的冒着泡泡,然后被少年的话语填补了。一股热流流遍全身。

  像家人一样。

  从这个今天才认识的少年身上,我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谢谢……你。”我低下了头努力不让他看见我眼眶中快要溢出的泪水。

  真是个温柔的人啊。

  优吉欧只是看着我,然后将他的手覆在了我不自觉握紧的右拳上。

  我抬起脸冲他笑笑,示意优吉欧我没事。

  他松了口气笑着拉出了菜单栏操作几下。我的面前就浮现出了添加好友的窗口。

  正要按下去的时候,心底里涌出了一个声音。

  不行。

  你会害死他的。

  心中蒙上寒气。

  你忘了吗?月夜的黑猫团?

  那个声音说着。

  就在不久前,那些信任着你的人,死掉了。

  因为你为了保护自己,因为一些根本无关紧要的事,收回了已经伸出去的手。

  不是吗?所以害死了他们。

  是啊……我、根本就没有索求信任的资格。

  大概是我的表情突然变得阴沉吧,优吉欧担心的看着我:“桐人?出什么事了吗?”

  “啊……?啊,没……”我虚浮的按下[YES],优吉欧就出现在了我的好友栏里。但是,手心里却满是粘腻的汗。

  勉强扯出笑容,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抱歉,优吉欧,我就先走了。明天见。”

  “嗯?……好的,明天见。”虽然眼中存在着疑问,但优吉欧还是笑着跟我告别。

  心烦意乱的回到寄住的NPC旅店,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黑猫团的团员们死亡时的场景重现眼前。

  “知道桐人君那么强,我的心就变得安宁了。”幸。

  “你是[封弊者],根本没有资格和我们一起。”启太。

  被什么攥紧了心脏。虽然想大喊不是的那不是我期望的结果,但不管什么样的说辞,都是诡辩,我清楚的明白着这一点。

  “一个人会很辛苦的。”优吉欧手心的温度我还清楚的记得。

  那个少年,如果连优吉欧也因我而死的话……

  就算是联想,都令我无法忍受。

  所以,这次我绝对,不会缩再回伸出去的手了。

  被子里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tbc

码字时充分感觉到自己的智障……虽然现在还可以用存货来填一下,但是之后怎么办???[绝望

 
评论(1)
热度(29)
© 哎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