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党|歌词月-一见钟情的魔法,愿意试试看吗?

  ※cp如题
    ※勿代三
    ※ooc,很长,很狗血
    ※辣到眼睛请告诉我……
    ☆*☆*☆*☆*☆*☆*☆*☆*☆  

 ——一见钟情的魔法,愿意试试看吗?

  ♬

  “呜啊——可恶!!”天月扔下游戏手柄,一边把自己毛躁的头发揉得更乱,一边哀嚎起来,“我居然输了?天照大神的本大人,居然输了?”

  “嗯哼哼,区区落后于时代的被人类遗忘于历史长河中的神明,怎么可能赢得过大魔导士mafumafu呢?”mafu得意洋洋地拍着手,“那么,愿赌服输哦月酱!”

  坐在天月身侧的伊东长长地吁出一口气,看向天月的细长眼睛里流露出同情的神色。作为一个游戏苦手,每次玩游戏输掉后他都会被提出各种残酷要求,不过今天总算是被幸运女神眷顾,躲过一劫,只是可怜天月……平时玩游戏常占四人榜首,就算是输,也没有垫过底,这次突然爆出冷门,是绝对不会被轻易放过的。

  “……”听到mafu的话,天月不知为何心底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但他还是点点头,表现出一个输掉玩家的应有气度,“那么,有什么要求,请说吧mafu?”

  mafu歪着头想了想,眼睛突然亮起来:“那就试试那个吧!啊啊啊好期待啊终于可以做了!”

  soraru翻找碟片的手忽然一顿,抬头看着mafu,“你不会要试那个吧……?”

  “当然要试那个啦,soraru桑不愿意做实验品,我一个人又没办法执行,既然月酱豪气冲天地说了垫底要满足优胜要求的话,那就要好好负起责任来哟。”mafu开心地笑着,“月酱,请让我催眠你……!”

  “……?”天月莫名奇妙地点头答应,以为可以轻松渡劫,却在一转头后就收到了soraru递来的怜悯目光。

  ♬

  啊啊,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啦,状况。

  天月看着在眼前晃动着的,mafu不知道从哪里翻找出来的奇怪饰品,视野渐渐的变得模糊不清。

  原来mafu的声音也能催人入睡啊……天月迷迷糊糊地思考着。

  在mafu的两侧,伊东和soraru都好奇地看着mafu进行催眠仪式。

  “是普通的催眠吗……?”伊东小声地询问soraru,soraru也小声地回答他:“大概不是……”

  “欸?!”

  “总之等会就明白了……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成功。”

  “天月君?”伊东在进一步提问之前察觉到了天月的摇晃,于是成功的在他仰面倒下的时候接住他,看着陷入昏睡的天月,伊东难以置信地喃喃道:“居然真的有效果吗……?”

  “不愧是大魔导士的我啊!”mafu异常兴奋。

  soraru环顾四周:“不过,好像没有可以利用的东西啊。”

  “谁说的!!看!teru!……啊不行,万一他回去的时候非要带走可怎么办,没有teru我的结界会动摇的!”

  “?”伊东疑惑地看着soraru和mafu,刚要开口询问,就被跳起来的mafu吓了一大跳。

  “啊啊对啊!不是有史莱姆吗对史莱姆!就用那个好了!”mafu说着就向房间跑去。

  “等等不准对史莱姆出手。”没有来得及阻止他,soraru伸出的手只擦到了mafu的衣角,“……啧。”翻身站起来,soraru也追着mafu跑进了房间,只留下迷茫的伊东和昏睡的天月在客厅里。

  “喂喂……到底是什么情况啊?”伊东已经彻底搞不清楚状况了,而且暂时也没有情报可以帮他理清这一切……总之还是先看看天月的情况。

  “天月君?天月君?”伊东一边小声呼唤天月的名字,一边轻轻地摇晃他的肩膀。注视着天月,伊东仔细地观察着他的动静。

  与平时无二的脸庞,紧闭的双眼,微抿着唇令他看上去少了平时的开朗,变得冷静又淡然。

  不像是平时的天月……伊东有些晃神,但是马上就重新收回了注意力,因为天月皱了皱眉毛,从口中吐出一声软糯的呓语后,睁开了双眼。

  “啊,天月君,你醒啦……”伊东松开扶着对方肩膀的手,后退了一点,打算拉开之前过于亲密的距离,却被突然起身的天月按着肩膀推坐在了榻榻米上。

  “歌词太郎、桑。”

  “!……天月君?”伊东猝不及防地用手撑住身体,好让自己不至于直接躺下去,刚把疑问吐出喉咙,就被一双晶亮的眸子夺取了全部的视线。

  “我最喜欢歌词太郎桑了——”

  “……?天——”下一刻未完全出口的名字就被名字的主人堵在了口中,唇上传来的柔软触感是那么鲜明,身体像是被冻结一般动弹不得,得到信息的大脑也一片空白。

  正在这时——

  “soraru桑不要这么小气啊你只需要付出一个史莱姆就可以观赏……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终于凭借身高优势结束了一场史莱姆争夺战,mafu推开卧室门的时候还在对着身后的soraru碎碎念,不料一转头就受到了如此巨大的冲击。

  他身后的soraru虽然要冷静一点,但那一脸这是哪我是谁的迷情,充分显示了他此时内心的混乱。

  伊东这才回过神来,狼狈地推开天月,用手背抹了一下嘴唇,他眼神复杂地撑起身体坐正。天月好像还想凑上前去,却被伊东阴晴不定的脸色震慑,也乖乖在原地坐好。

  “歌、歌词太郎桑……”mafu颤抖着开口,“难道你,你把月酱叫醒了……?”

  “……?是我。”伊东恢复了一下心情,重新变得冷静下来,他追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啊啊啊啊啊问题大了!!”mafu抱着头蹲在地板上哀嚎,“这下可怎么办!!”

  “……还不都是因为你啊!”soraru拍了一下mafu的脑袋,也迅速得冷静下来,他拎着mafu走到伊东身边坐下,“现在,只能全都告诉你,然后我们一起商量对策了……”

  “……?”伊东有些焦躁,“到底是怎么回事?”

  “非常对不起!!”mafu双手合十,拼命地向伊东道歉,“其实,是这样的,我前几天,偶然在浏览网页的时候看见了一个恋爱部落格……从里面看到了一种催眠术,据说效果非常神奇也很灵验,所以忍不住想试一下。”

  “然后他想对我使用,被我拒绝了,对自己用的话,因为看不到催眠效果,所以也pass,正巧今天天月输了,所以就……”soraru无奈地加入解说。

  “所以,对天月君用的,就是你们说的那种催眠术?”听到[恋爱部落格]这样的可疑名头,伊东忍不住睁大了眼睛,心里也有了不详的预感,“该不会……?”

  “没错……那个催眠术的效果,就是可以让被催眠的人,无法自拔的爱上醒过来时第一眼看到的人或东西。”mafu心虚地解释,“本来没觉得会成功……就算成功也只是想着让月酱看teru或史莱姆,就可以拍下他的痴汉照取笑他了,没想到歌词桑你把他叫醒了……”

  伊东几乎眼前一黑,一直在观察着他的天月看他脸色不好,马上凑了过去:“歌词太郎桑,你怎么了?脸色好差啊。”

  “……”伊东读取着天月眼中的担忧与关切,那毫不掩饰和真心实意到闪闪发亮的眸光刺痛了他。

  现在的天月君,是真的……非常、非常喜欢我。

  “谢谢你,天月君……我没事。”伊东不忍心拒绝这样的天月,只能勉强冲天月露出一个笑容默许了对方的亲近,即使内心翻腾的感情让他现在只想从天月身边逃离。

  他暂时压抑住自己,强作镇定地别过头去看mafu:“这个催眠术,有解除的方法吗……?”

  “非常抱歉!”mafu干脆利落地道歉,“我不知道……不过,我现在已经在准备联系那边的博主询问解除方法了,非常抱歉,歌词太郎桑……能不能麻烦你们暂时忍耐一下?”

  “我倒是没关系,但是必须快点让天月君摆脱这样的状态。”

  “嗯嗯,我明白!”mafu重重地点头,“一定会让月酱摆脱的!”

  “那么就,拜托mafumafu桑你了……”

  接下来,等mafu发出询问邮件之后,四个人无所事事地干等着……说干等、好像也不太正确,因为天月一直在看着伊东傻笑,无法控制自己行为一般地亲近着他。而伊东除了对一些过分亲密的行为进行温和的劝解外,其余的都被他统统无视掉了。

  “那个,月酱……”mafu试着向天月解释,“你现在,是异常状况喔?对歌词太郎桑的喜欢,全部都是因为我设下的那个愚蠢的诅咒,你和歌词太郎桑只是朋友,这样的话你能理解吗?”

  soraru在一旁无奈地撇了撇嘴,居然这么快就改口称催眠术为诅咒了……

  “不,完全不能理解……虽然我记得你对我施加催眠术的事,但对歌词太郎桑的喜欢,是真的啊,没有半分虚假!”

  “不……所以说就是那个诅咒啦!你冷静一点?这样会给歌词太郎桑带来困扰的。”

  “歌词太郎桑,会对我喜欢你这件事感到困扰吗?”天月干脆地转过头去询问本人。

  “这……”伊东移开自己的目光,强忍着不与天月对视,因为他根本承受不了天月那过于赤忱又对他充满信任的目光。

  天月眼睛暗了暗,有些失落地将两个人的距离拉开了一些:“没关系的喔,歌词太郎桑。”

  这时soraru冷不丁地开口:“时间也不早了,你们两个怎么打算?”

  伊东看看时间,恍然:“啊……都这个时间了啊,那么我也该回去了,mimipon还在家里等我。”

  “那我也差不多该走了。”天月也起身跟在伊东身后。

  “要走了吗?那,麻烦你们再忍耐一下喔?明天——最迟明天我应该就可以得到解除方法了,等我得到回复我会马上联系你们的!”

  “好的,mafumafu桑,”伊东点点头,“那——我和天月君就先走了。”

  出了mafu家的玄关,天月看着伊东沉默的背影,问:“歌词太郎桑,我能和你一起走吗……?”

  “……当然可以,不过这种事,没必要特意询问的吧。”伊东沉默半响,迈开了步伐。

  “那就太好了!”天月急匆匆地追上伊东的脚步,与他并肩而行,面颊上浮现出红润的光泽,有些羞涩地傻笑着。

  就算不用眼睛去看,伊东也能听得出他是发自内心地感到愉快。

  但是伊东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没走多远,伊东垂在身侧的手就被一只温热的手握住了,他吓了一跳,慌忙轻轻地挣脱。

  “天月君,别这样。”他加快了脚步,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不显得异常。

  “歌词太郎桑,为什么、要躲开我呢。”天月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带着委屈与失望的成分,“我只是喜欢歌词太郎桑……想和你待在一起。”

  “还是说,歌词太郎桑觉得这样的,喜欢着你的我,让你感到不舒服了呢……那样的话,请直接告诉我啊……”

  “就算一个人待着也没关系,被拒绝也没关系,但是,让歌词太郎桑感到不适的话,我会更加难受。”

  “……别说这样的话,天月君。”伊东长叹了一口气,努力克制着自己,“就算再怎么喜欢一个人,也绝对不要贬低自己喔,'自己怎样都好唯独不想让你感到不快'什么的。如果从一开始就不是对等的双方,互相扶持着走下去的话,最后受到伤害的,一定还会是自己。”

  “我不懂……我不懂啊,歌词太郎桑,”天月的气息重新出现在身侧,“我没有,考虑过那种事。”

  “在歌词太郎桑身边的话,会让我发自内心地感到喜悦。可是比起我自己,我更希望歌词太郎桑能开心,幸福。这难道不是人之常情吗……”

  “……”似乎是被那话语戳到了心上柔软的部分,伊东的声音有些动摇,“是的,天月君,这是人之常情……事实上,就算理智再怎么告诉自己,必须要改变卑微的视角,建立平等的关系,感情上却总是一而再而三地违背,这样为情所困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喜欢'就是这样的感情,它可以是盔甲,成为你坚固的防御,也可以是隐疾,戳一下,就痛一下。”

  “或许天月君,听不懂我在说些什么,也搞不清楚我说的话和你有什么关系,但是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这份感情,你对我的喜欢是暂时的……虽然不知道那个催眠术的效力有多强,但是天月君你以前,根本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我不想让你伤心,也不愿意看到你难过,但是我更不能为此而满足现在的你想要亲近我的愿望,那样的话,天月君解除了催眠术之后,一定会恨……”

  “歌词太郎桑!!!”一直沉默倾听的天月,终于忍无可忍地开口,“为什么,不管mafu也好,你也好,都要强调这份感情是虚假的伪物呢!”

  伊东停住脚步,终于肯将一直游离的视线投注在天月的脸上,那对漂亮的眼睛蒙着水汽,明明白白地显露出被刻上伤痕的内心,他的唇角也不受控制得下撇,看上去很难过。

  伊东的心骤然紧缩,他搭建了很久的心理建树也摇摇欲坠起来,胸口的部位透露出无法言明的钝痛。

  “为什么要否定我呢,我清楚地感受到这颗心脏里跃动着的感情,它一直在说,'我最喜欢歌词太郎桑了,我最喜欢歌词太郎桑了,我最喜欢歌词太郎桑了……'不停地说,反复地说,想大声地说,也想偷偷地说,想对所有人说,也想只对你一个人说……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你只是看着以前的我,而不肯注视现在的我?”

  “不是……不肯注视现在的你啊,不管什么样的天月君,我都会注视着你的。”伊东的声音有点嘶哑,“可是,说不定明天,喜欢着我的天月君就会消失了不是吗。”

  终于,还是忍不住说出来了啊。

  在天月刚醒过来,把他推倒在榻榻米上的时候,他就明确地察觉到了天月的眼神变化。

  正是因为自察觉到自己的心意之后,便再也没有让自己的视线远离过天月,所以才能在那一瞬间发现。

  之后的亲吻也好,示好也好,全部都突如其来而且莫名奇妙得可怕。

  听了mafu的解说后,他更是觉得浑身发冷。

  现在的天月,因为无聊的催眠术而对他产生了,自己本来梦寐以求的感情。

  这份感情,其实不是对他伊东歌词太郎的,当时换任何人在那里,大概都会有同样的结果吧。也就是这份感情并不是来自于天月的本心,这个想法在他的脑海里盘旋着。

  所以,看到那双熟悉的眼睛流露出爱慕,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容浮现出羞赧,而这些情绪的产生对象都是他的时候,伊东的心情可想而知。他不是信命的人,也一直坚信未来需要自己用双手开拓,自己想要的东西需要自己去争取。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之下,就连他都忍不住想嘲弄自己的命运。

  “要是我,接受了现在的,被莫名奇妙的恋爱催眠术控制了的天月君,跟你变得亲密起来,那么在那之后,我又该用怎样的表情,去面对摆脱了控制的天月君呢,那样的天月君,面对着这份……的记忆,又会对我露出怎样的表情呢?”

  他苦涩地笑着,给出了一个疑问句。

  “歌词太郎桑,这话、是什么意思……?”从伊东的话里感受到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天月有些难以置信,“歌词太郎桑的意思,难道是……”

  伊东抬起手,把食指竖起虚靠在天月唇边,轻嘘一声,制止了他即将出口的话语。

  “别说出来,天月君……”他温柔地一笑,却难掩眼中流露出来的悲哀,“是我失言了……这些话,就请你当做没有听到,全部忘掉吧……?”

  ♬

  两个人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就这么一路无言地向家的方向走着。

  “天月君,我到了。”伊东在自己的家门前停下脚步,看向身侧的人,“那么,再见了,天月君。”

  天月看到伊东在昏暗的灯光下隐约闪着光亮的眼睛,那么认真地看着自己。那一瞬间他感觉对方不是在说普通的再见,而是要去终结什么,毁灭什么。

  不能就这么平淡地回去,放歌词太郎桑一个人。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遵从自己内心的想法,上前两步,对着那个瘦削的身影伸出了双手。

  伊东没有躲开,任天月收紧环住自己腰的手,把毛茸茸的脑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他垂在身侧的手握了又握,终究还是没有给怀里的人一个回抱。

  “好了,天月君,已经很晚了……你该回去了。”伊东叹气,“明天,就能结束了……”

  “我要留下来。”可能是因为埋着头的缘故,天月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今晚,我要留下来。”

  “……天月君?”伊东疑惑,“为什么,要留下来?”

  “如果,如歌词太郎桑所说,明天……这样喜欢歌词太郎桑的我,就会消失的话,”天月抬起头直视着伊东的双眼,漂亮的眼睛里蓄着泪水,“至少今天晚上,请让我呆在你身边,好吗……?”

  “……”伊东咬住下唇,一股无法抑制得酸楚熏湿了他的眼角,“天月君,你真是个残忍的人啊……”

  “欸……这是、什么意思?”天月愣住,伊东却没有解释的意思,他轻轻挣脱开天月的手,转过身去打开房门。

  “既然如此,那就请进吧,天月君。”

  ♬

  天月坐在矮脚桌前,给家人发送今晚留宿朋友家的简讯,伊东给猫咪投放完食物之后,给自己倒了一杯麦茶,然后把一罐冰镇可乐放在天月面前,也盘腿坐了下来。

  天月有点惊讶地看着还带着水珠的罐装可乐,眼里流露出欣喜的色彩,他拿起可乐来在手里摩挲,视线却一直停留在青年身上,打开封装慢慢地渡了一口,冰凉的液体辛辣地席卷了天月的口腔,又飞快地转变成甘甜的味道。

  “天月君,如果累了的话,要不要先去洗澡?水已经烧好了。”伊东拿着一本小说,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他随便翻弄着手里的书籍,半响后硬着头皮询问。

  按他个人的习惯,每天结束工作回家后都会洗个澡,不仅能冲走一天的疲倦,还能或多或少的提高睡眠的质量。但是现在家里还有客人,就算是熟悉的朋友,他也做不出晾着对方自己先去洗澡的事。

  更何况坐在面前的,是他暗恋了很久的人。

  天月点了点头:“好的,麻烦歌词太郎桑了。”

  “换洗衣服,暂时先穿我的,可以吗……?”伊东迟疑了一下问。天月最近可能是工作太过辛苦,比起几年前圆圆的满月要瘦上不少,自己的衣服姑且也比较宽松,应该没什么问题。

  “嗯,好的。”

  “毛巾之类的也有新的,我去帮你拿。”把洗漱用品交给进入浴室的天月之后,伊东重新回到矮脚桌边,他提议让天月先去洗澡,不仅仅是因为待客之道,还有就是希望能自己一个人待一会儿。之前因为天月的话,他产生了极大的动摇,甚至还一时冲动,把天月带进了家里。

  爱惜的抱过自己的吉他,伊东轻缓地拨动了一下,开始随意地弹起曲子,他用的力道很小,选曲也很轻柔,没有刻意地遵循牢记在脑海里的乐谱,他放空自己的思想,让音乐填满自己的心。

  现在的他,可以好好地冷静一下,重新梳理一下情绪,然后保持平淡的心态和天月一起度过安然无事的一晚,等待mafu的联系。

  然后,这个喜欢着自己的天月君,就会像一个输入错误的字符一样被删除掉。

  到那个时候,今天的这一切,大概对天月君来说,都只是个荒诞的梦罢了。

  那么天月君……就可以变回以前的天月君了吧。

  伊东沉醉在吉他的弦声中,丝毫没有感受到天月的靠近,因此当两只手臂带着一股沐浴之后的清香与水汽,突兀地从后面绕住他的脖子的时候,伊东受到了不轻的惊吓,几乎勾断了吉他的弦。

  随性的弹奏戛然而止,尖锐的收尾回响在不大的房间里。

  “?!天……”

  “歌词太郎桑,为什么,要弹这么悲伤的曲子呢……”天月的声音带着他熟知的鼻音,混杂着湿热的气息喷吐在他脖子上。

  酥麻的感觉瞬间就被皮肤接收,并快速的传遍全身,伊东不受控制的轻颤了一下,他马上挣脱开天月的双手,转过身面对着天月。

  刚要开口,呼吸便因为天月目前的样子一滞:刚洗过的头发湿哒哒的粘在额头和脸上,皮肤被水汽蒸得透出明艳的红,宽松的t恤和运动裤意外的合身,他跪坐在那里,身体前倾,脸颊微微鼓起,似乎不满于伊东的逃离。

  伊东突然发现,自己似乎做出了错误的选择……让天月先去洗澡,固然留出了供自己调整心情的时间,但刚刚洗完澡的天月的形象,也成功地让他刚才的一切努力都付之东流了。

  “又是为什么,露出这么悲伤的表情呢?歌词太郎桑。”

  “……天月君、请不要,再做这样的事了。”没有回答天月的疑问,伊东深呼吸,强迫自己把视线从天月身上移开,“我已经……”

  “——没什么,我去洗澡了。”伊东放下吉他,逃跑一般地离开了客厅。

  把水温调低,任由冰冷的水把自己浇湿,倒不是因为什么男人的欲望,伊东只是想借此让自己发热的头脑沉寂下来,毕竟他刚才差一点就被那样的天月折服,产生了把一切积压的感情都喷吐而出的冲动。

  冷水使他瑟瑟发抖,稍微调高温度,变得温热的水珠从伊东苦笑着的嘴角滚落,却连那苦涩的一丝一毫,都带不走。

  ♬

  伊东出来的时候,天月正蜷缩着身体窝在他的沙发上等他,听到浴室的门开合的声音,天月马上从沙发上跳了下来,却因为长时间没有改变姿势的腿麻了,重心不稳就要坐在榻榻米上。

  “天月君,小心一点啊。”伊东刚从浴室里出来就看到这一幕,慌忙伸手去扶天月,却被对方带的也坐在了榻榻米上。

  因为伊东下意识的举动,天月开心地嘿嘿笑了起来,他拿着早就准备好的干毛巾,动作轻缓地帮伊东擦起头发。

  被天月的笑容晃到了眼睛,伊东无奈地苦笑,这是今天的第几次动摇了啊……

  察觉到对方的头发也没有干透,不如说根本就没有擦过,伊东叹了口气,扯过搭在沙发上的另一条毛巾,盖在了天月的脑袋上,轻轻地揉搓起来:“天月君,你坐在外面等我,我很开心,但是在等我的时候,至少把自己打理好啊。”

  “但是我就是想给歌词太郎桑擦头发啊,从很久之前就这么想了。”天月舒服地眯着眼睛,享受着被催眠之后,伊东难得的亲近。

  “……欸?”伊东的动作停滞了一秒,“大概是错觉吧……?”

  “是真的。”天月摇摇头,“其实刚才,歌词太郎桑去洗澡的时候,我想了很多很多事。”

  “我果然还是坚定,这份感情,对歌词太郎桑的感情,绝对不是虚假的伪物。”

  “歌词太郎桑,愿意听听吗……听听我的想法。”

  伊东为天月擦拭头发的手慢慢停住了,他不由自主地吞咽了一下,心脏的跳动也渐渐加快。

  “……好的,天月君。”

  两个人互相擦干头发,就进到卧室里了,还为谁睡地板争执了一番,伊东坚持要天月去床上睡,而天月坚持要和伊东享受同样的待遇,最终伊东还是拗不过天月,只能两个人并排躺在略显拥挤的单人床上。

  但是沉默已经笼罩了两人近十分钟,就在伊东以为天月已经睡着的时候,天月摸索着握住了他摊在身侧的手。

  伊东没有再把手抽开,两个成年人挤在一张单人床上,两人之间的空间本就所剩无几,就算想躲也躲不开。

  “歌词太郎桑。”天月翻过身面对着伊东,面容在黑暗里模糊不清。

  “歌词太郎桑,这份感情,对歌词太郎桑的感情,是真实的。为什么你宁愿露出那样悲伤的表情,承受着我不明白的痛苦,也不愿意伸出手来呢?”

  “我认为,就算催眠术再怎么神奇,也不应该能够操纵人类的感情,毕竟连人类都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而且在我看来,感情是人类最宝贵,也是最难以捉摸的东西。”

  “实际上,在你去洗澡的时候,我仔细的回顾了在mafu对我施展催眠术之前的记忆,可以确定,以前的我,也是喜欢着歌词太郎桑的,虽然大概没有现在这么强烈,但是一些相同的想法,还是有的。”

  天月感到伊东的手微微一颤,他摩挲着伊东手上常年弹奏吉他磨出的茧,继续说道:

  “比如说,想像之前那样和歌词太郎桑两个人互相帮对方擦头发;想像这样和歌词太郎桑并排躺在一起,距离近到呼吸可闻……”天月缓慢地把自己的五指嵌进伊东的手指之间,感受着对方掌心的温度,内心无比安宁,“还有就是想像现在这样,和歌词太郎桑五指相扣,一起入眠。”

  如同一股暖流流经四肢百骸,驱逐了一直盘旋在心头的阴郁情愫;又像一束暖阳透过了灰暗的云层打在他身上,便轻易的让重重封锁那份感情的封印,像是冰雪般迅速融化开来。

  为什么从来都没有这么考虑过呢,为什么不能再狂妄自大一点呢,为什么连确认的勇气都没有呢,为什么毫不犹豫地否定了……天月君其实一直都,喜欢着他这件事呢。

  “天月君……”伊东一点一点地收紧自己平摊的手掌,让天月的手心与自己的手心紧紧相贴,“如果,天月君说的都是真的的话,那么对我来说,”

  “没有任何事能够,比这件事更令人高兴了。”

  天月闻言,在黑暗中无声地笑了起来,他挪动着身体,使两个人的距离更加贴近,最终他们腿脚交缠,肌肤相亲。天月摸索着寻找着伊东的嘴唇,却被伊东按住了手腕,平日里开朗元气的声线此时低沉沙哑:“天月君,我也是,一直抱有同样的心情。”

  “我,最喜欢天月君了。”

  紧接着伊东就吻住了他,不带任何情欲的包容的,安抚的吻。听到伊东的告白,又被他如此温柔地亲近着,感受着他熟悉的气息,天月忍不住红了眼眶,他回握住伊东按住他手腕的手,动情地亲吻起来。

  半响后他们终于分开,天月轻喘了口气,满足地低笑起来:“果然没错……像这样,自己的感情能够得到歌词太郎桑的认可和回应……也是我考虑了很久,希冀了很久的事。”

  伊东无言地听着,然后伸出手把天月搂进怀里,他没有用贫乏的语言,而是用切实的行动表现出他的决心。

  “歌词太郎桑。”

  “嗯,我在。”

  “歌词太郎桑……”

  “我在。”

  “我不希望明天到来了。”

  “……”

  “如果被催眠时的记忆,像这样幸福的记忆都没有了,歌词太郎桑一定要全部都告诉那个我。”

  “好。”

  “如果那个我,说了些什么乱七八槽的逃避的话,歌词太郎桑就算是死缠烂打也要把他拽回来。”

  “好。”

  “如果……”

  “不要如果了,”伊东嗅着天月身上散发出的,沐浴过后清新气息,安定地打断他的话,“不管明天的天月君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放手了,如果你放手的话……”

  “就算是死缠烂打,我也要把你拽回来。”

  “……”天月握紧了伊东背部的衣物,从眼角滚落下的泪水沾湿了伊东的衣领,“好的,歌词太郎桑……”

  “我一定,等着你。”

  ♬

  第二天早上起来,天月就看到手机里来自mafu的留言,内容正如昨天说好的那样,是叫他去解除催眠术。

  不过有伊东在他身边的话,仅存的些许不安都会烟消云散。

  “歌词太郎桑,mafu说让我现在去找他。”

  “嗯,我会跟你一起去。”

  “歌词、太郎桑……”

  “我在。”

  “歌词太郎桑……!”

  “怎么了……?天月君?”

  “能不能……能、能不能亲、亲我一下?”

  虽然天月埋着头看不见表情,但伊东依然可以清楚的看到,他已经红得快要滴下血来的耳朵。

  哦、哦——明明面不改色地说了那么多喜欢,索个吻却会,害羞到这种程度……吗。

  可爱到,让人想犯罪……伊东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压制住瘙痒的内心,他抬手轻轻挑着天月的下巴,使天月抬起头来。

  “当然,可以啊。”

  虽然顺着伊东的手动作,把头抬了起来,但天月的眼睛却是闭着的,细碎的刘海搭在光滑的额头上,乌黑的睫毛因为紧张和期待微微抖动,嘴唇也紧抿着,两颊浮现着诱人的酡红。

  ……唔,会心一击。

  伊东听见自己的心跳漏掉半拍,他看着这样的天月,突然起了坏心。

  忐忑了许久都没有得到伊东承诺的亲吻,天月终于忍不住有些疑惑地睁开了双眼,但是就在下一秒,他就与近在咫尺的伊东四目相对,青年细长的眼睛里带着狡黠的笑意凑上来,轻柔地覆上了他因为惊讶而半张的嘴唇。

  然后伊东就成功的收获了一只赤月。

  ♬

  当mafu打开门让他们进去的时候,天月和伊东哑然地看向他头上的一顶尖顶宽沿的深色帽子。

  “mafu你……”

  “哎呀哎呀~不要在意那么多啦,做好接受解除诅咒的准备了吗!……歌词桑也来了?”

  “嗯,”伊东点点头,“若是看见天月君恢复正常,我也就能够放心了。”

  “真是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

  “没事啦,”伊东摆摆手,“说起来,到底要怎么做?关于解除这个催眠术。”

  “对于本大魔导士来说,知道了方法后,解开这种程度的诅咒简直轻而易举!那么现在就开始吧!”

  伊东和soraru坐在一边,看着面对着天月念念有词动作丰富的mafu。

  “……soraru桑。”伊东小声地呼叫soraru。

  “……干嘛。”

  “这些都是必要的步骤吗?总觉得……”

  soraru翻了个白眼:“当然不是。mafu那家伙,你还不明白吗。”

  “啊哈哈……嘛,不过既然他还有心情做这些,那就说明情况还是比较乐观的吧。”

  “明明很快就能解决掉的,还非要搞这些乱七八糟……”soraru叹气,双手环胸,“总之先看吧,我很好奇他还能搞出什么名堂来。”

  伊东闻言也不再分神,集中注意力看向一直盯着mafu的天月,明明紧张着即将到来的结果,同时也被mafu滑稽的施法过程逗得直想笑,却还得绷着脸故作严肃。

  伊东的眼神柔软了起来。

  那么究竟,会是怎样的结果呢……

  “解!”mafu突然一声暴喝,双手在天月面前重重地拍在一起,吓了其他的三个人一跳,伊东和soraru还好,只是抖了一下,而天月则是直接由盘腿的坐姿变成仰面倒下,幸好他及时撑住了身体。

  “你、你突然做什么啦……!”天月惊魂未定地看着mafu。

  “月酱?是月酱吗?变回来了吗?”mafu蹲在他面前,身体前倾,绯红的眸子探寻般地上下扫视着天月。

  “欸?……!对、对了……说起来……!”天月如梦初醒,“说起来……啊、啊……?”像是接收到难以想象的信息量,他的眼神有些放空,却又马上清明起来,几乎是下意识地看向了坐在一边的伊东。

  伊东在mafu大叫之前,就一直目不转睛地观察着天月的反应,现在看见天月望过来,他强忍着避开视线的冲动,努力地从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找寻着熟悉的灵动。

  然后他就看到天月的脸,像是煮熟的虾子一般,迅速地变得通红起来。

  “……呜哇啊啊啊啊!”天月一声惨叫,飞快地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然后转过身背对着所有人,努力地弓起腰把自己团成一团,看上去似乎是羞耻得要死,只想找个地方挖个坑,然后把自己埋起来。

  “……”mafu和soraru无言地看着这一幕,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伊东。

  说起来,这家伙是和天月一起来的……啊。这个状况,到底发生了什么……?

  伊东面不改色地接受了mafu和soraru的兔美酱眼神洗礼,不过与其说他心理素质太硬,还不如说此时他的眼睛里,除了天月已经看不到别人了。

  那个反应,代表着什么呢……看样子,昨天发生所有的事应该都没有忘掉、吧。

  既然是这样,既然是这样的话……

  他缓慢地站起身,向天月那边走了过去。

  soraru完美地读懂气氛,飞快地叉起一脸茫然的mafu进了里面的房间。

  “等……?soraru桑??”

  “笨,你不觉得气氛不对啊。”soraru比了个嘘的手势,“而且哪有当着面听墙角的?”

  “……soraru桑,原来拖我进来,是为了听墙角吗?”mafu捂着心口,“我看错你了soraru桑,想不到你是这样的soraru桑……门边给我留点位置啊隔着墙听不清啊!!”

  结果说到底还是没听墙角,两个人带着耳机愉快地联机打手游去了。

  ♬

  伊东犹豫半响,终于还是轻轻拍了一下天月的肩膀,天月剧烈的一抖后,把脸埋在胳膊里更深。

  “天月君?”

  “……”

  “天月君,变回之前的天月君了、吧?”

  “……”

  “那么,昨天的事还记得吗?”

  “……嗯。”把脑袋深埋在臂弯里的天月缓缓地点了点头。

  “那为什么,不愿意看我呢……是觉得昨天的我落井下石,对天月君做了那样恶心的事吗?”

  “什么都没做啦!!……”天月忍不住转过头大声辩解,他脸颊上的红晕还未消散,对上伊东的眼睛后又慌乱地回过头去,“而且恶心什么的,怎么会……怎么会那样想……”

  “那,到底是为什么……”

  “……因为,昨天的我,对歌词太郎桑根本就是死缠烂打嘛!”似乎是放弃了挣扎,天月干脆转过身来面对着伊东,“而且,而且……!还一直喋喋不休地、恬不知耻地一直……”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他又把羞红的脸藏在了手臂后面,“一直在说喜欢、喜欢什么的……啊啊啊好丢脸……!还、还……”

  “还怎么样……?”伊东憋着笑,凑近天月,他掰开天月的手,催促着,“还?”

  “……歌词太郎桑!你根本就是故意的吧!”天月恼羞成怒地抬起头怒视着伊东,“为什么只有我羞耻得不行啊!这根本不公平?”

  “嗯……大概是因为,我不是死缠烂打的那一方?”伊东笑眯眯地说。

  “……啊啊啊……算了……反正我说不过你。”天月无力地垂下头,莫名地感到沮丧,“不过,歌词太郎桑你的反应也太平淡了吧……”

  “谁说的,天月君要感受一下吗……?”

  “欸?”天月疑惑地抬起头,然后就被一双细瘦的手臂圈住了腰。

  伊东把天月拉进自己怀里,缓缓地收紧手臂,在天月的耳边轻柔地吐息:“感觉到了吗,天月君……?”

  伊东压低的声线带着颤抖的呼吸,骚动了他的发尾;砰、砰、砰……一声又一声规律的,郑重的,源自生命的轰响,通过两个人紧贴的胸腔共鸣,回荡在天月的心头久久不散。

  忽然之间,天月发现一切的不安,羞耻,忐忑……都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有沉重的满足,安宁,还有温暖。

  他抬起手回抱过去,手掌抚过伊东的背部,细数着一根又一根的肋骨,一直摸索到肩胛骨才停下,轻吐出一口气,在伊东的耳边低声道:

  “现在的我,依然最喜欢歌词太郎桑了——。”

  ♬

  “啊……”mafu看到对面的soraru摘下耳机看向他身后,也赶紧摘下耳机回过头去,伊东站在房间门口,天月从他身后探出头来冲mafu打招呼。

  “mafu!我们要回去啦。”

  “咦咦,你们谈完啦?月酱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啊,感觉还好……?不过以后这种事再别来找我了!?会折寿的?!”

  “非常抱歉……!没有下次啦!那么两位慢走——”

  从mafu家里出来,天月看着伊东的背影有些恍惚,两三步跟上去走在伊东的身侧。

  “昨天……也差不多是这样的情况呢。”

  “是啊。”

  “……”天月低着头走了一会,忍不住看向伊东垂在身边来回摇晃的手,几次伸出手想要握上去,都默默地收了回来。

  就在他打算放弃,把手插进自己的口袋的时候,一只手伸了过来,拉住了他的手。

  天月惊愕地看向伊东,对方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地看着前面,但是那上扬的唇角,还有微微眯起的眼睛里携带着的笑意,无一不昭示着他愉悦的心情。

  天月出神地望着他的侧脸,嘴角也忍不住勾起弧度。

  他嘿嘿地傻笑着,然后用力地回握了回去。

  ♬

  ——不用。因为,根本就不需要啊。
      ☆*☆*☆*☆*☆*☆*☆*☆*☆
     

  

 
评论(12)
热度(79)
© 哎嘿/Powered by LOFTER